Apple Park-停泊於加州灣區上的「太空船」

Apple Park-停泊於加州灣區上的「太空船」

Steve Jobs一生最終的傑作,並非任何科技電子產品,卻是一艘停泊於矽谷的「太空船」。因應舊Apple Campus(蘋果園區),又稱「One Infinite Loop」的設計流於分散,早於2006年,Apple就已擬定於Cupertino另行興建新總部。幾經波折,2019年正式竣工的Apple Campus II-Apple Park最終以劃時代的未來主義形式降臨於加洲灣區。貫徹著Steve Jobs對創新、美學的執念,在科技、環保的前提以外,同時揉合東方禪學之意境;卻因為園區大部份建築只限對Apple員工開放,無疑為這艘「宇宙船」更添不少神秘色彩。

事業起飛,催生興建巨型總部念頭

由家中車房開展Apple的事業,至到擁有自家辦公室。80年代Apple在上市以後發展更可說是如日中天,據說當時Steve Jobs已經萌生起興建大型總部的念頭,他甚至跟當時的行政總裁John Sculley談及過希望以「Supersite」為概念,打造出一個配套好比迪士尼樂園般完備的Apple Campus,然後裡面不同部門的員工會穿上不同顏色的制服工作……

位於Cupertino的蘋果總部-One Infinite Loop (COURTESY OF WIRED.COM)


縱然Steve Jobs於1985年辭退了Apple的職務,John Sculley卻實踐了其Apple Campus的構想,並於1993年於Cupertino建立起品牌的總部。當中以六幢四層高、被環狀道路圍繞的大樓為主軸,並以編程 (Programming)中的一種錯誤作為總部別稱,是為「One Infinite Loop」。

90年代是Apple經營最艱困的時期。1997年,Steve Jobs回歸Apple成為新一任行政總裁,作為一位知名的控制狂,對於自他人手筆的One Infinite Loop固然是諸多不滿,尤其各個部門過於分散,初到貴境的新員工甚至會不時迷路;加上總部的綠化園區太小等等,亦催生了改革Apple Campus的念頭。

The Mothership( COURTESY OF WIRED.COM)

媲美基建規模的Apple「母艦」

2006年,Steve Jobs向Cupertino市議會提出了興建「Apple Campus II」的議案。經過公司周密的部署,Apple事前就率先委託了房地產代表於舊總部的毗鄰收購了九個物業,一方面避免競爭對手知悉公司動向,亦防範業主從中坐地起價。企劃最初由Steve Jobs以及公司首席設計官Jony Ive一手策劃,原定於2008年開始動工,卻因為未能申請施工許可而一再延誤。至2011年,Steve Jobs再次向市議會提交由著名建築師Norman Foster以及其團隊主理的新園區設計藍圖,無奈Steve Jobs卻於同年十月因胰臟癌而辭世,終歸未能親身見證新Apple Campus的落成。而新總部最終亦於2017年四月開始逐步開放予員工,並於2019年五月正式開幕。

Apple Campus II所坐落的地段,一部份前身為Hewlett-Packard Company (簡稱「HP」,即惠普)以及COMPAQ的總部,位於One Infinite Loop以東相距約1.6公里。新總部佔地達71公頃,當中又以環形、四層高的建築為核心,因為Steve Jobs在市議會曾經把新設計形容為一艘正要著陸的宇宙飛船,因此又有「The Mothership」的別稱。而大樓直徑長達460多米,的而且確比起航空母艦更要壯觀。

相比起One Infinite Loop,Apple Campus II最大幅度的變革,無疑是八成地積劃作綠化園區,是故新總部又稱之為「Apple Park」。除了營造出郊外的氛圍,園區亦透過樹木把Apple Campus II與矽谷的商業城市分隔,建構出一個寧靜、獨立的空間,延續當日Supersite的構想。園區從交通、能源應用等各方面都有完備規劃,因此負責景觀設計的Laurie Olin曾話過:「Apple Park不單純是一個建築設計,這項斥資50億美元的龐大工程,根本是基建。」

Apple Park的全圓構造

設計師Norman Foster解釋過,Apple Park的圓形概念,有著一種完滿、連續不斷的意味,它除了是一座建築,更是象徵Apple的一個標記。然而,據說在設計的起草階段,新總部大樓原本是以印度教象徵濕婆神的標誌-林伽 (Linga)圖案作為藍本,由三座半圓的建築物組合而成,中間部份為中庭園區,後來Steve Jobs的兒子Reed看過草圖以後,卻笑言形狀酷似男性性器官(因為林伽的其中一個含意是象徵傳宗接代),最終才簡化成全圓的結構。

70年代,Steve Jobs從《禪者的初心》開始接觸禪學,並從打坐、冥想之中,學習到依仗自己的直覺、好奇心去決定Apple未來的產品以及產品設計;甚至個人對於白色、玻璃透徹空間的情有獨鍾,均是體現著佛學中的虛空、淨琉璃世界的意境。而在Apple Park的建築設計當中,大樓圓形的結構再次呈現了無限循環 (Infinite Loop)的概念,箇中又可以理解為禪宗中的一個符號—圓相 (Enso)。圓相為禪僧在修禪時在地上繪畫的圓、或是以紙筆墨以一筆完成的圓形圖案,因此又稱為「一円相」,象徵佛性、宇宙以及真理的完滿,這都是Steve Jobs自19歲開始就一直四處在追尋的東西,套用在新總部的設計之中,仍然體現著他個人的一份執念。

綠色科技園區

貫徹Apple的環保理念,Apple Park透過科技應用,將園區打造成一個世界上最節能的空間。圓形主建築頂部均鋪設了全球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每天能有效提供17兆瓦之電力,足夠應付園區7成的電力需要。而建築物內部結構又利用自然通風設計,以及嶄新的核幅射冷卻系統 (Radiant Cooling System),透過傳導室內的熱紅外光以調節室內溫度,讓園區一年之中有9個月的時間都無需使用空調系統。

在主建築東南方的一座小山丘上,為Apple Park的演講廳,後來為紀念品牌創辦人Steve Jobs的緣故而取名為「Steve Jobs Theater」。Steve Jobs Theater目前為品牌舉辦產品發佈會的主要場地,自2017年起開始使用。演講廳設置於山丘之內的一個地下空間,能夠容納1,000名訪客;而山丘上的圓柱狀建築為演講廳的入口,以巨型落地玻璃環繞,內部不設支柱,讓訪客置身其中能夠360度觀賞到園區的環境。而建築的頂部則採用輕量的碳纖維面板覆蓋,成為目前世界上最大型的碳纖維屋頂以及玻璃支撐建築設計。

Apple Park Visitor Center

畢竟Apple Park內大部份建築只限對員工開放,於是Apple亦特別在園區中打造了一座樓高兩層,佔地二萬多尺的訪客中心-Apple Park Visitor Center,作為一眾果粉朝聖之地。訪客中心主要劃分成為四個部份,除了販賣園區限定商品的Apple Store、Cafe以及露台以外,Apple在展示廳當中,亦應用了AR擴增實境技術,讓訪客能夠從虛擬的角度遊覽Apple Park之中未能踏足的園區。

(COURTESY OF APPLE NEWSROOM)

前面提及過,佛學中虛空、淨琉璃世界的理念,影響了Steve Jobs對產品設計的觀點,無垢、透徹的空間除了是Apple Store一直以來的標記,即使在Apple Park,飛船外型的主建築亦同樣保留了其高透明度的特色。然而,為求在環狀建築打造出完美、無縫的圓形,玻璃幕牆因此需要額外加工成曲面,於是Apple就特別聯同德國的玻璃生產商seele以及旗下的sedak一同合作,並製作了一台專用的大型機器,為The Mothership生產出3,000塊淨重3公噸的弧形「Safety Glass」,卻礙於玻璃質量太過清澈,2018年在園區向員工開放以後,就曾經有工人不慎撞上玻璃幕牆而意外受傷。

Apple的首席設計官Jony Ive提及過,The Mothership圓形的構造,主要是希望為員工提供一個有利合作的空間。比起舊日One Infinite Loop不同部門分散於不同大樓,Campus II一體的環形設計讓他們可以很簡單地步行到要去的地方,人們的交流因此變得更加直接;甚至不同部門的同事在大樓穿梭時的相遇,亦可以碰撞出意想不到的靈感火花;而內裝方面,Steve Jobs當時以模組化的概念將不同用途如會議、文書工作、社交等等、稱為「Pods」的組件加插於各個樓層,形成室內重複著近似的房間設計,其實也是基於功能主義的考量。

(COURTESY OF MARK MAHANEY)

主建築的環狀設計是促進交流的橋樑,而員工專用的餐廳,亦是另一個重要的「會議」地點。Apple Park內共設有7家咖啡店,當中設於主建築內面積最大的咖啡店則樓高3層,非常廣闊的用餐空間接連主建築內、外的綠化園區,位於外環的一面更設置了兩扇跟大樓相同高度 (樓高4層) 的巨型自動玻璃幕門,非常矚目;再襯托上一系列橡木製的桌椅,融合自然基調,建構出和諧恬靜的氛圍。

Apple Park作為一個能夠容納12,000名員工上班的地方,交通網絡自然成為了園區內一個重要的課題。Apple Park除了為員工提供連結彎區的接駁巴士服務以外,區內同時亦設有11,000個車位,當中設於The Mothership的地下停車場,就提供了其中2,000個停泊位。在進入停車場之前,汽車會先駛入一道充滿未來感的純白色隧道,而隧道之內亦設置了多組橫向的交通燈設計,以疏導園區內的交通狀況。

Apple Park鳥瞰圖,左方紅圈部份為舊總部位置 (COURTESY OF ARQUITECTURAVIVA.COM)

城市中建造緣州

在規劃Campus II期間,Steve Jobs希望新總部能夠被大自然所圍繞,讓員工能夠在繁重的工作以外找到一個歇息的空間。然而,將新總部設於郊區似乎不大可能,畢竟員工要舟車勞頓上班實欠缺效率。於是乎在矽谷當中建設一個人工園林,營造一個與商業城市隔絕的空間,就成為了Campus II設計的前提。當Norman Foster以及其團隊專注於主建築設計範疇,Steve Jobs亦於2011年期間邀請了景觀設計師Laurie Olin合作,肩負起園區的園林設計。

在Steve Jobs的回憶中,他兒時所居住的Los Altos是裁種滿各式果樹,如是者在Campus II的園區當中,亦種植了超過9,000棵樹木,當中包括杏樹、梨樹、櫻桃樹以及蘋果樹等等。地底處更加架設了長達四公里的水管,以便利用Santa Clara Valley污水處理廠的再造水作灌溉之用。而所得的果實,亦會送到園區的Cafe作為食材。

「拒絕任何現代化的東西」是Steve Jobs開出的首項要求;其次是他亦希望園區的佈置能夠迎合到加洲當地的自然環境,配合逾3公里長的步行小徑、單車徑貫穿園區內各項建設,讓員工在工作以外能置身於廣闊的郊野,舒緩壓力。至於The Mothership的圓環之內,亦包含另一個佔地12公頃的Inner Courtyard,除連結主建築的Cafe以外,內園區更特別建造了一個人工湖泊,稱為「Ripple Pool」,並透過一個特別的裝置能夠在水面輕輕泛起波紋,猶如日式庭園的「枯山水」佈置,營造出一種脫離俗世的意境。

Read more

歐洲國家盃 EURO 2024 小組賽最後階段!

歐洲國家盃 EURO 2024 小組賽最後階段!

每逢雙數年都是大賽年,2024年的體壇焦點定必包括今個夏天舉行的歐洲國家盃! 今屆歐洲國家盃由德國主辦,於2024年6月14日至7月14日期間進行,決賽周隊伍由24支增至32支,分成6組各有4支球隊,每組首次名加上4支最佳第三名將會晉級16強。現時已踏入第三圈小組賽,德國、西班牙、葡萄牙等小組首名熱門順利率先晉級! 小組積分 A組:德國、蘇格蘭、匈牙利、瑞士 A組三輪比賽結果塵埃落定,已於次輪搶先出線16強的主辦國德國補時階段入球逼和瑞士,攜手出線;匈牙利以1:0輕勝蘇格蘭,前者有望以最佳第3名出線,蘇格蘭則確定出局。 B組:西班牙、克羅地亞、意大利、阿爾巴尼亞 死亡B組賽事完成,西班牙上輪已篤定小組首名晉級資格,大輪換小勝驚喜不斷的阿爾巴尼亞繼續0失球之旅;意大利則戲劇性地追平克羅地亞,以小組次名驚險過關,十六強將對瑞士。再度在補時階段被追和失分,僅得2分的克羅地亞爭最佳第3名出線資格機會渺茫,莫迪歷破最老入波紀錄,賽後並獲選最佳球員,奮戰到最後卻可能是大賽的最後探戈,令人婉惜。 C組:斯洛文尼亞、丹麥、塞爾維亞、英格蘭 英格蘭上仗對丹麥兩隊互有攻守,最終

By althea
何詩蓓與Chanel J12腕錶的水中時間軌跡

何詩蓓與Chanel J12腕錶的水中時間軌跡

2021年,何詩蓓(Siobhán Haughey)在東京奧運的100米自由式與200米自由式奪得了兩面銀牌,成為首位打入決賽的香港泳手。出生於1997年的何詩蓓,在4歲的時候已開始接觸游泳,經過不斷刻苦訓練,終在東京奧運一戰成名,及後更愈戰愈勇創下多項香港、亞洲游泳紀錄,以及成為首位香港代表的游泳世界紀錄保持者。跟何詩蓓年紀相若的Chanel J12腕錶,其誕生的故事是源於帆船運動,跟水甚有淵源,同時J12腕錶在過去20多年來不斷挑戰時計的工藝設計,與何詩蓓挑戰自我的精神不謀而合。何詩蓓成為了香港游泳女將第一人,J12腕錶則成為Chanel最具標誌性的腕錶,兩者均在不同領域上發熱發亮。 不斷挑戰 社會對女性的外表及行為仍然有種陳舊觀念,就像是女性不要太壯健,不要太活躍。對何詩蓓而言,她是一名運動員,她的工作就是訓練,盡力做到最好。年復年花了無數時間刻苦訓練,何詩蓓盡己之力游得最快,不斷挑戰自我,全力刷新更多個人紀錄。J12腕錶誕生於2000年,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創作出來,時任 Chanel藝術總監 Jacques Helleu花了7年時間努力打造,從繪圖到製作成完整的模型,J1

By 占咪 Jimmy Lui
誰是設計界用色女王?連歐洲國家盃都找她合作

誰是設計界用色女王?連歐洲國家盃都找她合作

應該非荷蘭設計師Sabine Marcelis莫屬吧。這位女子對色彩的敏感度極高,獲得Vitra、Fendi、Céline、Ikea、Stella McCartney多個國際品牌垂青,就連歐洲國家盃都要找她來加持。Sabine Marcelis,絕對是近年注目的設計單位。 歐洲國家盃都要找她合作 Sabine Marcelis的人氣真是無可匹敵,就連剛剛開打的歐洲國家盃她都有份參與!adidas跟UEFA邀請她為今年歐洲國家盃的官方比賽用球FUSSBALLLIEBE設計底座,以樹脂製作成紅藍黃綠4色以配合足球的用色。雖則球賽錄影未必會看到它的蹤影,但萬一有機會看到你便知道那是甚麼來頭。 高手!抗拒不了的夢幻配色 最近瑞士家具大牌Vitra與荷蘭設計師Sabine Marcelis合作,限定推出換上新色的經典名椅Panton Chair及Visiona Stool。7款色調,每款限定生產50張。丹麥設計大師Verner Panton之作有一定的吸引力,但說實換色這回事經已沒甚麼新意;然而這次選色如奶黃色或吹波膠粉紅都相當夢幻,有別於過往的選搭。另一加分位是這次同步變裝的矮櫈,

By emily
Y-3×日本國家足球隊前 還有哪些漂亮的球衣?

Y-3×日本國家足球隊前 還有哪些漂亮的球衣?

Y-3×日本國家足球隊 由山本耀司所主理的Y-3近日再度染指球衣設計,為日本國家足球隊創作全新2024年主場戰衣;衫身除了印上火焰圖案,用色更以「Samurai Blue」示人,繼2018年後再次採用深藍主調。 Y-3×Real Madrid 早在今年三月份,Y-3曾為今季西甲冠軍皇家馬德里創作第四作客球衣,分別具備前者經典黑調以及紫色版本;而設計上除了印有雙方品牌標記,右肩、衫身則以常見於Yohji Yamamoto×adidas的玫瑰花圖案作點綴。 PLEASURES×AC Milan 來自美國洛杉磯的街頭品牌PLEASURES向來活躍於各大聯乘企劃;而在今年二月份,品牌更攜手意甲傳統勁旅AC Milan推出第四作客球衣,不但以黑、白兩色作主調,衫身更印上米蘭地標米蘭主教座堂圖案,加上手袖、領口設有相關圖騰細節,份屬近年相對出色的聯名球衣作品。 Patta×Barcelona 荷蘭時尚單位Patta熱衷於足球運動固然眾所週知,去年更為西甲球會巴塞隆拿設計Pre-Match球衣;尤其貫徹前者讓人意想不到的創作思維,球衣設計從人體結構中擷取靈感,以球會標誌紅、藍兩色

By T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