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交錯而成的澀谷PARCO 藝術家QUIST從森羅萬象下預言

四面交錯而成的澀谷PARCO 藝術家QUIST從森羅萬象下預言

文化滲入人心,也滲入血液,不知不覺影響人的作品風格,又改變對世界的看法;在「Shibukaru Matsuri」出展過的Quist曾覓,驀然回首才發覺一直躺在名為澀谷文化的海。

Quist初出茅盧時專為雜誌攝影,並不時舉辦個人相展及藝術展覽。在孤獨的創作過程,她也是到了瓶頸,所以在2011年嘗試投身電影行業,專拍攝影劇照攝及設計概念海報。直至2018年,由PARCO舉辦的文化活動「Shibukaru Matsuri」,她展出了名為《Village Vanguard》的立體裝置藝術。裝置為六角形,前後兩層布面印上各種奇怪的人。她說是為了表現他們在現實世界中,活於自己的空間,卻輕視了外在的險惡,而兩層的布面就是為了造成空間與自我的錯感。

2018年,Quist參加「Shibukaru Matsuri」時,展出了名為《Village Vanguard》的裝置藝術,從以前便有鮮明的風格。
2018年,Quist參加「Shibukaru Matsuri」時,展出了名為《Village Vanguard》的裝置藝術,從以前便有鮮明的風格。

在她身後的畫作《Bloody Pool》便是當時其中一面作品。「我參加『Shibukaru Matsuri』是種緣份。在承諾參加之前,自己已著手《Village Vanguard》。當我回看,發覺自己確實受澀谷文化所影響,因為《Bloody Pool》的兩個主角,其實是滲透了澀谷的暴走族印象,所以不論衣服或是造形都有相當強烈的風格。」她解釋:「作品是講述兩個自以為型格的人,可毫無恐懼,然而已深陷如曼陀羅的血腥命運。它像個預言,因為現在每分每秒都充斥不同陷阱,不少人也因財損失。」

作者已死,就如日本漫畫《二十世紀少年》一樣,書內書外都無意之間成了預言書;在森羅萬象的世界,事件易測,但人心永遠百變。在資訊爆發的年代,理論上應該更能分辨事物的真確,卻好像所有事反過來,就如疫情一樣,令她更懷念遊日滋味。

自小深受日本文化受薰陶,就如各八十後一樣,愛看木村拓哉,愛「Don’t worry, Be Happy」,常常遊歷日本,每次到東京都會往澀谷的十字街口走走,更必然地遊覽一次澀谷PARCO。「PARCO」一字其實取自於意大利文公園的意思,在日本全國有共十八間店,而澀谷PARCO於1973年開幕,五十年來都讓人們可以聚集在歡樂空間之中,見證著都市中的主流或次文化演變。

「日本文化有很多層面,八十後的我們會看到明亮的、也有踩界的,如暴走族的衣著及文化,駕著重機大吵大罵、又或者看蜷川實花及荒木經惟等攝影師、形形色色的電影等等。很多人會覺得這一切很誇張,雖然的確有不好的元素,我卻覺得非常有型,甚為喜歡。即使現在沒有沉浸其中,但這種文化及質感已『入骨』。」

世界各地常有人將這種低成本的製作放到網上。近年,香港也流行起散步學,目的地「無目的」,光是在都市中穿梭,這種無憂已叫人回味。「我以前會好奇,為甚麼有人喜歡看別人漫步的影片,沒有特別的聲音及事件。可是疫情期間,我終於明白。一打開電視,看著別人在澀谷遊走,單是環境聲、店面及人們的交錯,就已經令人懷念,忍不住看下去,想像自己去了澀谷PARCO。」她解釋:「以前的人是看著照片懷念,現在轉為透過影片,所以我自己也決定永遠帶相機,在澀谷拍下更多的片段。」

她說自己不幸之中大幸,雖然疫情後至今仍未重遊日本,但疫情前、2019年尾看到澀谷PARCO重新開幕的盛況。重新開張的澀谷PARCO主張「Fashion」、「Art & Culture」、「Entertainment」、「Food」四個概念,樓層並非按品牌類型而劃分,例如在B1樓層是以「CHAOS」為名,將各色彩鮮明的餐廳組成美食街,搭配GLLERY X BY PARCO及黑膠唱片店,以意想不到的手法結合美食與藝術空間。「就像其他香港人一樣,以前我會走馬看花,集中於購物消費,但現在澀谷PARCO藝術空間更多,並推廣一些新晉藝術家,可以協助他們展出作品,這個概念令我更加喜歡它。」

一身前衛黑色配搭的她,絲絲滲出澀谷型格文化,不認識的人會以為拒人千里,但事實上是一種沉穩。「年輕時,我被貼上『風格強烈』的標籤,所以不是所有商業工作都可接洽得到。後來打滾了一段長的日子才能慢慢有更多的工作。所以一個藝術與商業融合的空間相當重要。」一「疫」過後,每個人都被偷走了三年,也許忘記當中經過了甚麼事,卻各自有自己的得著。Quist學會了命理,也看到自己的方向。「自己近年想與更多年輕藝術家合作,為他們創造機會,若有類似澀谷PARCO的平台,便可以讓他們可以有更多人認識,盡早接觸到商業工作。若果社會要前進,便是由新血注入新的看法及創意,令藝術可不斷變化下去。」近年,Quist除了有為電影攝影及設計概念海報,更著手於在數碼化創作中變化,例如3D 動畫或NFT等。「若果能在澀谷PARCO展出,我希望作品是可以如澀谷十字路般四面交錯,將藝術、文化、商業及科技四者融合,日本的3D立體屏幕就是最佳例子,能夠有驚豔的視覺效果,又可以與不同動漫及品牌合作,成為新世代的藝術。」

SHIBUYA PARCO 澀谷PARCO

地址:東京都澀谷區宇田川町15-1
網址:https://shibuya.parco.jp/

Read more

唯美構圖「輕」易捕捉!城市建築與人像攝影 入門相機與鏡頭推薦

唯美構圖「輕」易捕捉!城市建築與人像攝影 入門相機與鏡頭推薦

不論在香港或是到訪海外旅遊,相信大家最常拍攝的都是城市建築物與人像,要透過鏡頭展示不同都市的美與活力,還有在構圖上攝下唯美人像,挑選輕巧、易於操作的相機與鏡頭絕對是十分重要。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好的攝影工具,定必事半功倍。 日常外出拍攝最希望當然是能夠以輕便的裝束上陣。相機要夠輕巧、易用、功能多變;鏡頭則具光學變焦能力,可以拍攝風景同時亦可拍攝人像。去年Sony推出的兩款超輕量相機α7C II與α7CR絕對是首選推介,操作簡易,又備有獨特的濾鏡,如配搭今年新登場超輕量的大光圈變焦鏡頭FE 16-25mm F2.8 G和FE 24-50mm F2.8 G,就算是新手亦能輕易拍攝出絕佳的美照。 現代簡約建築 寬景攝影練習之利器 外出拍攝或遠行,一支能拍風景、人像兼具廣角焦距的鏡頭是攝影愛好者不可或缺的裝備。近月Sony推出的兩款大光圈鏡頭FE 16-25mm F2.8 G與FE 24-50mm F2.8 G,前者就算以16mm超廣角焦距拍攝也不會過份扭曲變形,最適合用作拍攝廣闊美景;至於後者則具備拍攝風景的24mm廣角焦距和拍攝人像絕佳的35mm與50mm焦段,兩支

By 占咪 Jimmy Lui
丹寧服重度中毒者召集!45R「牛仔祭」展現藍染の美

丹寧服重度中毒者召集!45R「牛仔祭」展現藍染の美

生產牛仔褲已有30年歷史的45R於2024初夏,透過充滿日本節慶色彩的「牛仔祭」主題彰顯丹寧美學與藍染匠心,帶來5款牛仔褲重點新作包括Crossover、Charlotte 5、Sorahikohime空比古比女、Crosby 5以及New Momohime,成功遊走於不同時尚牛仔風格之間。 細節上的堅持 今次登場的重點牛仔褲新作盡顯45R對生產藍染牛仔服裝的見微知著,由嚴選津巴布韋棉料和不同粗幼的紗線,到採用將繩狀線浸入染料中並進行氧化的「繩索染色」藍染技藝,以至運用碩果僅存的老式梭織機,再配合後方口袋上個性張揚的「R」刺繡,加上對線步粗幼和下針壓力都精準調控的細節堅持,才得以成就出一條經得起時間考驗、又舒適易穿的45R牛仔褲。 「牛仔祭」呈獻 5 款重點新作 1. Crossover 45R今年春夏新推出的版型「Crossover」,特意選用了輕透柔軟的MUGI牛仔布,以配合夏季的炎熱天氣。腰部特別採用不對稱的交叉設計,以及刻意而為的前短後長褲腳以及磨損下擺處理,更為褲款注入個性。 2. Charlotte 5 以法國知名建築家Charlotte Perria

By Germo Leung
Futura 登陸香港50周年:這裡是我第二最愛城市

Futura 登陸香港50周年:這裡是我第二最愛城市

回到遙遠的1975年,當時隸屬美國海軍的Futura隨航母艦隊訪港,立即被這個城市迷住了。70年代初他剛看過李小龍的《龍爭虎鬥》,不久 Bruce Lee 便逝世,然後 #007  James Bond 的《 The Man With The Golden Gun 》在這裡取景,Futura亦看得著迷,對於一個初來香港的年輕人來說,這是一個既神秘又有趣的地方,一愛便是50年。除了家鄉紐約以外,Futura第二最愛的城市便是香港。 今次Futura來港舉行展覽會,逗留時間較長,難得抽空一遊他久違了的 油麻地及旺角區,更到廟街品嚐地道點心,他對香港街道及文化之熟悉,遠超我們想像。

By chung
將軍事設計融入街頭藝術        Futura與Hardy Blechman因為「迷彩」惺惺相惜

將軍事設計融入街頭藝術 Futura與Hardy Blechman因為「迷彩」惺惺相惜

70年代初,原名為Leonard Hilton McGurr的Futura首度踏足塗鴉舞台,並以抽象塗鴉(Abstract Graffiti)的創新風格於紐約地下鐵開展了俗稱「Bombing」的塗鴉活動。人們眼中的惡作劇,殊不知後來卻發展成為一種在地、象徵街頭的藝術語言。伴隨著90年代街頭文化的引爆,Futura那糅合軍事迷彩、原子等元素的平面創作更是遍及音樂、時裝以至是玩具等不同層面,影響力無遠弗屆! 軍旅生活啟發街頭迷彩創作 70年代初因為一次塗鴉意外,Futura一度放棄街頭藝術創作,並於1974年毅然投身美國海軍,開始了一段軍旅生涯。幾年在船上漂泊的日子,讓Futura有機會隨艦隊到訪香港之外;軍事設計、尤其迷彩圖案,似乎亦成為了Futura日後在塗鴉創作上的靈感繆思。英國著名軍事設計服裝品牌Maharishi的創辦人-Hardy Blechman,就曾經在一篇名為「This Is Not A Story About The Military」的文章上,道出Futura是80年代將「Pop Camouflage」融入抽象塗鴉的佼佼者。而兩人日後更因為「迷彩」,成就出雙方合

By 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