澀谷PARCO都市的繪本 屬於服裝設計師ARIES的主題樂園

「我不知你是否認同。創作是孤獨的。」MODEMENT的主理人Aries訴說著。

澀谷PARCO都市的繪本 屬於服裝設計師ARIES的主題樂園

MODEMENT一直以可持續發展為原則,在2018年PARCO舉辦的「Shibukaru Matsuri」中,便慢慢從剪裁的可持續發展理念擴展到材質上,而當時成品是結合藝術及衣服的實驗品,亦從活動中認識到更多女性設計師及藝術家。在「Shibukaru Matsuri」活動後,她在歐洲繼續自己的征途,更為SIMONE ROCHA設計。

長久以來,她自家作品都使用上不同材質,以具質感見稱,可從觸碰刺激感官。她一來想突破框架,二來是想改變網購的習慣,令客户要親身見實物才了解真正的模樣。「我以前是讀藝術,但一直不喜愛用畫筆畫畫,反而喜歡有質感的東西,從手摸索出靈感。做創作會喜歡有Limitation,因為有框架才有突破。」她的衣服會用上數十種布料及材質製做,例如從淡墨櫻的快速生長周期展現生命的瞬間成長與衰退。最近的Moss系列衣服便用上了二十種材質,是疫情下的產物。「以前在香港,電話十七小時是長期有訊息,花大部份時間回覆,不能停下來。即使對消者或我們也好,急速得使人喘不過氣。」她續說。「因此,我現在主要是在歐洲兩邊走,可以在寧靜的環境與作品對話。這段日子反而令我們可以留意身邊更多的人與事。『Moss』系列是我們刻意將產時間拉長,為了加深了系列的訊息,做自己想做的設計,以青苔的綠與頑強療癒大家不安的內心。」

Aries的衣服有點空靈及脫俗,猶如兒童的互動式繪本,既童話又夢幻。不過,在愛麗絲跌落的洞下,其實飄浮著一本又一本的少年漫畫;私下的Aries意外地是個日本動漫迷。說到喜歡的作品,她便為之興奮,小時喜歡《阿童木》,不論是熱門或其他冷門的作品亦如數家珍。她最近便打算飛到日本看《千與千尋》的舞台劇。「與美漫不同,他們呈現很強勢的角色。相反,日漫會說弱者如何成長,從磨練中走出規則,從中得到解脫。這是世界任何國家都做不到,只有日本獨佔。」日本的文化產業涉足動漫及電玩遊戲,如《SUPER MARIO BROS》一直都是每一戶人的看家作品。「次文化能填補生活上的缺口,可暫時跳出現實,滿足精神層面,能紓緩生活所面對的壓力。」日本作為文化產業的先驅,不只是創造了二次元的想像,更是結合了現實。澀谷PARCO的Nintendo TOKYO便以當家遊戲角色包圍玻璃外牆,在店舖附近更有瑪利歐跳出土管的塑像,將遊戲化成真實、將幻想變作可能的未來;無論是Nintendo或是瑪利歐,由家用機走到手提遊戲、電影、手機遊戲或是主題樂園,已經成為世界各地人的生活一部份。

Nintendo TOKYO的外觀非常華麗,貼上多個當家遊戲角色。

在澀谷PARCO三年的精心設計與重開後,不但有多個潮流時尚進駐,更特設六樓動漫迷的天堂「Cyberspace Shibuya」,有多個動漫及遊戲相關店鋪。各個店鋪相當具特色,如有任天堂Nintendo TOKYO的瑪利歐立體雕塑、CAPCOM STORE TOKYO的巨型RYU像及和風設計的刀劍亂舞萬屋本舖等。

對她來說,澀谷就是大人們的主題樂園。「日本的厲害,是可以將這些角色融入生活,例如3D超立體屏幕及惡搞別人的電影海報。」她多年前的第一次東京遊,便是去澀谷PARCO,當時看到不同角落的藝術及時裝,可以毫無違和地融合在一起,刺激到她的想法。

PARCO MUSEUM TOKYO時常舉辦不同展覽,將藝術、動漫及潮流等多種元素融合一起。
PARCO MUSEUM TOKYO時常舉辦不同展覽,將藝術、動漫及潮流等多種元素融合一起。

另外,PARCO MUSEUM TOKYO會定期舉辦藝術展覽,將主流或是次文化都收藏在同一空間。2019年重新開張之際便設置了動畫經典展覽《AKIRA ART OF WALL Katsuhiro Otomo × Kosuke Kawamura AKIRA ART EXHIBITION》,到訪者可欣賞《AKIRA》的藝術時,也可以購買到聯乘商品,無縫地將動漫、藝術及商業結合。因此澀谷PARCO成為了Aries的夢幻之地,亦是作為設計師的目標。「作為動漫迷,我自己一直很想在澀谷PARCO等充滿動漫又有藝術的地方展開聯乘,設計或配搭一些角色概念衣服,又或者讓Cosplayer以不同品牌的衣服湊合成如角色般的衣著,將動漫、商業及時裝緊扣。」

眾所周知,日本著重規範,更有「讀空氣」的不成文社交禮節,但在澀谷似乎有著自己的規矩。「澀谷的人都不在乎別人如何看待自己,會披上自己的個性,回應長久以來人類都面對的課題-『如何做自己』。」澀谷PARCO猶如都市的交匯點,消除了語言及文化屏障,不同愛好者都可找到自己的所愛所好,不用文字亦能感受衝擊,就如City Pop所呈現五光十色,正是日本文化愛好者樂見的風情。

「澀谷有一種包容能力,在那裡的人卻很勇於表達自己、從衣服展現自己的個人魅力、從配搭上釋放內心。形形色色的都市才有趣,每一次都可以給予我無限衝擊。」多年未去澀谷,除了動漫周邊,她自言不只想看到「友情、熱血、勝利」,反而更想看到繩縛的藝術,又或者一些都市陰暗面。「藝術不只是一幅畫或是一個裝置,它是一種呈現。就算再美好的主題樂園,也會有奸角。藝術不是全部尋求光明,太過正面也會變得空虛,它是可以將人性的黑暗,以全新角度切入及呈現。因此,不論自己創作或一直尋求的理念,是希望不只有表面,而是有背後的寓意。」她以大學時的經驗作結:「以前上課時不準用黑色。因為黑不是黑,而是無數顏色混合而成。」

SHIBUYA PARCO 澀谷PARCO

地址:東京都澀谷區宇田川町15-1
網址:https://shibuya.parco.jp/

Read more

唯美構圖「輕」易捕捉!城市建築與人像攝影 入門相機與鏡頭推薦

唯美構圖「輕」易捕捉!城市建築與人像攝影 入門相機與鏡頭推薦

不論在香港或是到訪海外旅遊,相信大家最常拍攝的都是城市建築物與人像,要透過鏡頭展示不同都市的美與活力,還有在構圖上攝下唯美人像,挑選輕巧、易於操作的相機與鏡頭絕對是十分重要。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好的攝影工具,定必事半功倍。 日常外出拍攝最希望當然是能夠以輕便的裝束上陣。相機要夠輕巧、易用、功能多變;鏡頭則具光學變焦能力,可以拍攝風景同時亦可拍攝人像。去年Sony推出的兩款超輕量相機α7C II與α7CR絕對是首選推介,操作簡易,又備有獨特的濾鏡,如配搭今年新登場超輕量的大光圈變焦鏡頭FE 16-25mm F2.8 G和FE 24-50mm F2.8 G,就算是新手亦能輕易拍攝出絕佳的美照。 現代簡約建築 寬景攝影練習之利器 外出拍攝或遠行,一支能拍風景、人像兼具廣角焦距的鏡頭是攝影愛好者不可或缺的裝備。近月Sony推出的兩款大光圈鏡頭FE 16-25mm F2.8 G與FE 24-50mm F2.8 G,前者就算以16mm超廣角焦距拍攝也不會過份扭曲變形,最適合用作拍攝廣闊美景;至於後者則具備拍攝風景的24mm廣角焦距和拍攝人像絕佳的35mm與50mm焦段,兩支

By 占咪 Jimmy Lui
丹寧服重度中毒者召集!45R「牛仔祭」展現藍染の美

丹寧服重度中毒者召集!45R「牛仔祭」展現藍染の美

生產牛仔褲已有30年歷史的45R於2024初夏,透過充滿日本節慶色彩的「牛仔祭」主題彰顯丹寧美學與藍染匠心,帶來5款牛仔褲重點新作包括Crossover、Charlotte 5、Sorahikohime空比古比女、Crosby 5以及New Momohime,成功遊走於不同時尚牛仔風格之間。 細節上的堅持 今次登場的重點牛仔褲新作盡顯45R對生產藍染牛仔服裝的見微知著,由嚴選津巴布韋棉料和不同粗幼的紗線,到採用將繩狀線浸入染料中並進行氧化的「繩索染色」藍染技藝,以至運用碩果僅存的老式梭織機,再配合後方口袋上個性張揚的「R」刺繡,加上對線步粗幼和下針壓力都精準調控的細節堅持,才得以成就出一條經得起時間考驗、又舒適易穿的45R牛仔褲。 「牛仔祭」呈獻 5 款重點新作 1. Crossover 45R今年春夏新推出的版型「Crossover」,特意選用了輕透柔軟的MUGI牛仔布,以配合夏季的炎熱天氣。腰部特別採用不對稱的交叉設計,以及刻意而為的前短後長褲腳以及磨損下擺處理,更為褲款注入個性。 2. Charlotte 5 以法國知名建築家Charlotte Perria

By Germo Leung
Futura 登陸香港50周年:這裡是我第二最愛城市

Futura 登陸香港50周年:這裡是我第二最愛城市

回到遙遠的1975年,當時隸屬美國海軍的Futura隨航母艦隊訪港,立即被這個城市迷住了。70年代初他剛看過李小龍的《龍爭虎鬥》,不久 Bruce Lee 便逝世,然後 #007  James Bond 的《 The Man With The Golden Gun 》在這裡取景,Futura亦看得著迷,對於一個初來香港的年輕人來說,這是一個既神秘又有趣的地方,一愛便是50年。除了家鄉紐約以外,Futura第二最愛的城市便是香港。 今次Futura來港舉行展覽會,逗留時間較長,難得抽空一遊他久違了的 油麻地及旺角區,更到廟街品嚐地道點心,他對香港街道及文化之熟悉,遠超我們想像。

By chung
將軍事設計融入街頭藝術        Futura與Hardy Blechman因為「迷彩」惺惺相惜

將軍事設計融入街頭藝術 Futura與Hardy Blechman因為「迷彩」惺惺相惜

70年代初,原名為Leonard Hilton McGurr的Futura首度踏足塗鴉舞台,並以抽象塗鴉(Abstract Graffiti)的創新風格於紐約地下鐵開展了俗稱「Bombing」的塗鴉活動。人們眼中的惡作劇,殊不知後來卻發展成為一種在地、象徵街頭的藝術語言。伴隨著90年代街頭文化的引爆,Futura那糅合軍事迷彩、原子等元素的平面創作更是遍及音樂、時裝以至是玩具等不同層面,影響力無遠弗屆! 軍旅生活啟發街頭迷彩創作 70年代初因為一次塗鴉意外,Futura一度放棄街頭藝術創作,並於1974年毅然投身美國海軍,開始了一段軍旅生涯。幾年在船上漂泊的日子,讓Futura有機會隨艦隊到訪香港之外;軍事設計、尤其迷彩圖案,似乎亦成為了Futura日後在塗鴉創作上的靈感繆思。英國著名軍事設計服裝品牌Maharishi的創辦人-Hardy Blechman,就曾經在一篇名為「This Is Not A Story About The Military」的文章上,道出Futura是80年代將「Pop Camouflage」融入抽象塗鴉的佼佼者。而兩人日後更因為「迷彩」,成就出雙方合

By 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