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法國巴黎咖啡館——藝文思潮起源地

法國咖啡館自17世紀開始,已成為當地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據統計2020年法國的咖啡館數量約為1.5萬間,零售總額超過16億歐元,佔市場總收入超過八成。最最最重要的是,這是文學及藝術思潮的原點,是醞釀文化的重要土壤。

探究法國巴黎咖啡館——藝文思潮起源地

早年,法國酒館與咖啡館協會(Bistrots et Cafés de France)向UNESCO爭取將法國咖啡館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國咖啡館到底有甚麼本事能要求列入文化遺產?

法國咖啡館自17世紀開始,已成為當地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據統計2020年法國的咖啡館數量約為1.5萬間,零售總額超過16億歐元,佔市場總收入超過八成。最最最重要的是,這是文學及藝術思潮的原點,是醞釀文化的重要土壤。

法國若然沒有咖啡館,當年沙特(Jean Paul Sartre)跟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不會相戀,今天我們也不會看到馬奈(Édouard Manet)的《The Absinthe Drinker》,亦不會讀得到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回憶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

法國咖啡館為何能成為藝文學者的聚腳點?

法國咖啡館,是不少有名聲的文人學者聚腳點。要成為知識份子聚首的地方,當然要先了解為何法國能匯聚這麼多猛人。那就要由西方藝術發展史開始說起,藝術發展重鎮自18世紀開始由意大利轉至法國,吸引不少文人藝術家旅居甚至留學以開拓視野,好像從日本藝術家藤田嗣治到中國藝術常玉均曾遠赴法國留學。

不止於亞洲的文人學者,1740年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移居至里昂再於1742年搬到巴黎、1885年孟克(Edvard Munch)由瑞典和挪威聯合王國跑到巴黎、1900年畢加索(Pablo Picasso)從西班牙移居至法國、1910年夏卡爾(Marc Chagall)亦受到「感召」來到法國、1917年柯比意(Le Corbusier)從瑞士移居至法國、1921年海明威帶著妻子從美國走到巴黎等等,他們來到法國後都能夠闖出一番成就。

巴黎咖啡館的常客都屬於「巴黎畫派」?

無疑巴黎自1900年至1940年間吸引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作家、哲學家、藝術家來到,法國藝評家André Warno於1925年在藝文雜誌《Comoedia》更以「École de Paris,即巴黎畫派(School of Paris)」一詞去形容一班在巴黎定居工作的非法國藝術家。

巴黎畫派的主要人物包括畢加索、馬蒂斯(Henri Matisse)、莫迪利亞尼(Amedeo Modigliani)、蘇丁(Chaïm Soutine)、夏卡爾(Marc Chagall)等,全都是在藝術發展史上的重要名字。雖以畫派為名,可是這班藝術家並沒有構成一種特定的流派風格,反之可找到立體派、野獸派、超現實主義等不同代表人物。

起初大多藝術家定居於北部蒙馬特,後來向南移,落腳至第十四區的蒙帕納斯(Montparnasse)。要知道巴黎人以塞納河為界,以北稱為右岸,以南則稱為左岸。就這樣,兩岸也找到藝術家、文人聚集之地。

匯聚在蒙帕納斯的藝術家

巴黎咖啡館成為「巴黎畫派」的學院與實驗室

法國記者兼作家Jean Paul Crespelle曾言:「『巴黎畫派』擁有自己的『大學』和『實驗室』,它們就是指位於瓦文十字路口(Carrefour Vavin)附近幾間咖啡館和十四區各處的『藝術家村』。」咖啡館是他們的第二個家,經常流連之地。

早在1643,巴黎出現第一家咖啡館,可是咖啡文化還未普及;一直到1686年開設的普羅可布咖啡館(Café Procope),咖啡館才開始成為藝術家與思想家的交流之地。

普羅可布咖啡館成了一代傳奇,除了哲學家伏爾泰(Voltaire)跟盧梭(Rousseau)兩位常客,哲學家狄德羅(Denis Diderot)與物理學家達朗貝爾(Jean le Rond d'Alembert)在咖啡館內寫下了《百科全書》部份文章、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在那裡準備Louis XVI 與新共和國結盟的計劃並草擬出美國憲法等等。

法國大革命期間更匯聚丹東(Georges Jacques Danton)、羅伯斯庇爾(Robespierre)、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等各黨派的政治人物,咖啡館直變成思想殿堂。

Claudius Jacquand畫下伏爾泰在普羅可布咖啡館(Café Procope)的情景

馬奈在法國咖啡館的生活觀察

繼普羅可布咖啡館後,法國咖啡館的數量一直有增無減。至1720年,巴黎已有近300間咖啡館;1750年遞升至1,000間,1789年更增長到3,000間之多,1840年代再躍升至4,500間。

1870年咖啡文化已經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咖啡館數量直上至22,000間,到1880年代中期更達至頂峰的42,000間,比今日的咖啡館數量超出好幾倍。這裡成為文人學者最愛流連的地方,亦同時成為他們的創作靈感。

馬奈筆下便有不少以法國咖啡館作場景的畫作,如《Au Café》、《Woman Reading》、《Chez Tortoni》、《The Café-Concert》等。他早在1866年經常流連於蒙馬特的格爾波雅咖啡館(Café Guerbois),當時有不少年輕畫家視他為精神領袖,繼而引來雷諾瓦(Auguste Renoir)、巴齊耶(Frédéric Bazille)、莫奈(Claude Monet)等定期聚在格爾波雅咖啡館內一起討論,成為促成印象派的重要場域。

在圓亭咖啡館遇上靈感女神

隨著格爾波雅咖啡館變得愈來愈受歡迎,漸成為舉辦婚禮派及慶祝活動的地方,這班藝術家因而轉陣至新雅典咖啡館(Café Nouvelle Athènes)會面交流。如在格爾波雅咖啡一樣,新雅典咖啡館會例牌保留兩張桌子給他們討論繪畫、寫作、政治等各種話題。

提起畫家,也想順道談談於1913年從日本到法國的藤田嗣治,定居於蒙帕納斯的他也經常到巴黎咖啡館。他就是於1917年在圓亭咖啡館(La Rotonde)遇上第二任妻子費爾德南‧芭蕾(Fernande Barrey,Amedeo Modigliani及Chaïm Soutine兩位畫家的模特兒),藤田嗣治瘋狂地愛上她並在相識13天後便迎娶她。

及後於1922年,藤田嗣治又在圓亭咖啡館遇上新歡露西·芭杜(Lucie Badoul),就這樣與費爾德南‧芭蕾離婚再與露西·芭杜展開第三段婚姻。海明威在《太陽依舊升起(The Sun Also Rises)》中這樣寫:「不論你叫的士司機從右岸去哪間蒙帕納斯咖啡館,他們都會載你到圓亭咖啡館。」

多摩咖啡館 Le Dôme、圓亭咖啡館La Rotonde、菁英咖啡館 Le Select還是圓頂咖啡館La Coupole?

一街之隔,是蒙帕納斯的原祖級咖啡館多摩咖啡館(Le Dôme)。多摩咖啡館於1898年出誕生,比1911年創立的圓亭咖啡館更早屹立於這個文藝之地,藝術家曼·雷(Man Ray)、畫家高更(Eugène Henri Paul Gauguin)、哲學家班雅明(Walter Benjamin)、詩人龐德(Ezra Pound)等經常聚在多摩咖啡館的知識分子更獲稱為「圓頂派(Dômiers)」; 海明威更將多摩咖啡館的文學沙龍引用在《春潮(The Torrents of Spring)》著作中;國寶級女歌手琵雅芙(Édith Piaf)在〈巴黎(Paris)〉的歌詞中也提到「Montparnasse, le Café du Dôme」,足見這家巴黎咖啡館的地位。

隨後菁英咖啡館(Le Select)與圓頂咖啡館(La Coupole)於1925及1927年於鄰近相繼出現,成為夢幻的咖啡潮聖地段。推論米勒(Henry Miller)與尼恩(Anaïs Nin)兩位作家在咖啡館裡談論過June——文學界裡一段集三角、四角、同性、重婚等的複雜戀情,沙特在圓頂咖啡館時大多時會坐在第149號那一枱,卡繆(Albert Camus)曾在圓頂咖啡館與朋友一同慶祝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三大知名咖啡館:花神咖啡館 Café de Flore、雙叟咖啡館 Les Deux Magots、丁香園咖啡館 La Closerie des Lilas

不得不提的還有海明威最愛、於1847年開業的丁香園 (La Closerie des Lilas),他在這裡用了6個星期寫下了《太陽依舊升起》,並在《流動的饗宴》中描述自己住居巴黎聖母院香榭麗舍大道附近甚至整個巴黎最好的咖啡館就是丁香園咖啡館。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更將《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手稿交給海明威讓他細讀評價,怎會想到這本小說已成了經典。

不過論知名度來說,也少不了雙叟咖啡館(Les Deux Magots)跟花神咖啡館 (Café de Flore)吧。兩間相距咖啡館僅40米左右,是左岸最有名氣的文學潮聖地。海明威當然也是常客,另還有卡繆、王爾德(Oscar Wilde)、喬伊斯(James Joyce)等作家也有哲學家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而最令人津津樂道當然是孕育了存在主義哲學家沙特與西蒙波娃的一段情。來到今天,才女導演蘇菲亞·哥普拉(Sofia Coppola)也會與電影製作團隊在花神咖啡館開會。

咖啡以外的另類選擇

你可知道拿破崙起初起床及晚餐後各喝兩杯咖啡,後來一有機會就喝咖啡來提神?伏爾泰則喜歡咖啡加朱古力這個組搭,每日喝40至50杯,有夠誇張。然而,當年到咖啡館不單只可以喝咖啡,更可喝酒。

從梵高(Vincent van Gogh)1886年從荷蘭移居巴黎後的靜物畫《Cafétafel met absint》中,他描繪咖啡館桌上放著一個水瓶及一杯苦艾酒;馬奈1859年的《The Absinthe Drinker》、德加1876年的《L’Absinthe》跟畢加索1901年的《Amant de l’absinthe》也分別以苦艾酒為畫中的靈魂,足見這款酒的流行程度。

19世紀60年代,下午5時更被稱為「綠色一小時(l'heure verte)」的Happy Hour,盡情享受苦艾酒。不過,當時社會保守主義者相當反對,認為喝苦艾酒是有問題的行為,1941年法國正式禁止販售苦艾酒。無獨有偶,同年畢加索創作了一件名為《Glass of Absinthe》的雕塑。

超過百年歷史的咖啡館競走比賽!

你可知道法國咖啡館還有比賽!自1914年起舉行的「Course des cafés」,服務生會單手捧著托盤在街上競走比賽。今年巴黎多間咖啡館的200名服務生,單手托著承有一杯水、一杯咖啡及一個牛角包的托盤競走2公里。畫面相當有趣,不知這樣跑一跑能否獲得UNESCO的關注呢?

以下是上述提及的巴黎咖啡館清單。

普羅可布咖啡館 Café Procope

  • 地址:13 Rue de l'Ancienne Comédie, 75006 Paris
  • 營業時間:12:00-24:00
  • 官網:procope.com

圓亭咖啡館 La Rotonde

多摩咖啡館 Le Dôme

  • 地址:108 Bd du Montparnasse, 75014 Paris
  • 營業時間:12:00–14:45 / 19:00–22:30
  • 官網:restaurant-ledome.com

菁英咖啡館 Le Select

  • 地址:99 Bd du Montparnasse, 75006 Paris
  • 營業時間:07:00-02:00(星期五及六07:00-03:00)
  • 官網:leselectmontparnasse.fr

圓頂咖啡館 La Coupole

  • 地址:102 Bd du Montparnasse, 75014 Paris
  • 營業時間:08:00-24:00(星期日及一08:00-23:00)
  • 官網:lacoupole-paris.com

丁香園咖啡館 La Closerie des Lilas

  • 地址:171 Bd du Montparnasse, 75006 Paris
  • 營業時間:12:00-01:30
  • 官網:menuonline.fr

雙叟咖啡館 Les Deux Magots

  • 地址:6 Pl. Saint-Germain des Prés, 75006 Paris
  • 營業時間:07:30-01:00
  • 官網:lesdeuxmagots.fr

花神咖啡館 Café de Flore

  • 地址:172 boulevard St Germain, 75006 Paris
  • 營業時間:07:30-01:30
  • 官網:cafedeflore.fr

Read more

唯美構圖「輕」易捕捉!城市建築與人像攝影 入門相機與鏡頭推薦

唯美構圖「輕」易捕捉!城市建築與人像攝影 入門相機與鏡頭推薦

不論在香港或是到訪海外旅遊,相信大家最常拍攝的都是城市建築物與人像,要透過鏡頭展示不同都市的美與活力,還有在構圖上攝下唯美人像,挑選輕巧、易於操作的相機與鏡頭絕對是十分重要。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好的攝影工具,定必事半功倍。 日常外出拍攝最希望當然是能夠以輕便的裝束上陣。相機要夠輕巧、易用、功能多變;鏡頭則具光學變焦能力,可以拍攝風景同時亦可拍攝人像。去年Sony推出的兩款超輕量相機α7C II與α7CR絕對是首選推介,操作簡易,又備有獨特的濾鏡,如配搭今年新登場超輕量的大光圈變焦鏡頭FE 16-25mm F2.8 G和FE 24-50mm F2.8 G,就算是新手亦能輕易拍攝出絕佳的美照。 現代簡約建築 寬景攝影練習之利器 外出拍攝或遠行,一支能拍風景、人像兼具廣角焦距的鏡頭是攝影愛好者不可或缺的裝備。近月Sony推出的兩款大光圈鏡頭FE 16-25mm F2.8 G與FE 24-50mm F2.8 G,前者就算以16mm超廣角焦距拍攝也不會過份扭曲變形,最適合用作拍攝廣闊美景;至於後者則具備拍攝風景的24mm廣角焦距和拍攝人像絕佳的35mm與50mm焦段,兩支

By 占咪 Jimmy Lui
丹寧服重度中毒者召集!45R「牛仔祭」展現藍染の美

丹寧服重度中毒者召集!45R「牛仔祭」展現藍染の美

生產牛仔褲已有30年歷史的45R於2024初夏,透過充滿日本節慶色彩的「牛仔祭」主題彰顯丹寧美學與藍染匠心,帶來5款牛仔褲重點新作包括Crossover、Charlotte 5、Sorahikohime空比古比女、Crosby 5以及New Momohime,成功遊走於不同時尚牛仔風格之間。 細節上的堅持 今次登場的重點牛仔褲新作盡顯45R對生產藍染牛仔服裝的見微知著,由嚴選津巴布韋棉料和不同粗幼的紗線,到採用將繩狀線浸入染料中並進行氧化的「繩索染色」藍染技藝,以至運用碩果僅存的老式梭織機,再配合後方口袋上個性張揚的「R」刺繡,加上對線步粗幼和下針壓力都精準調控的細節堅持,才得以成就出一條經得起時間考驗、又舒適易穿的45R牛仔褲。 「牛仔祭」呈獻 5 款重點新作 1. Crossover 45R今年春夏新推出的版型「Crossover」,特意選用了輕透柔軟的MUGI牛仔布,以配合夏季的炎熱天氣。腰部特別採用不對稱的交叉設計,以及刻意而為的前短後長褲腳以及磨損下擺處理,更為褲款注入個性。 2. Charlotte 5 以法國知名建築家Charlotte Perria

By Germo Leung
Futura 登陸香港50周年:這裡是我第二最愛城市

Futura 登陸香港50周年:這裡是我第二最愛城市

回到遙遠的1975年,當時隸屬美國海軍的Futura隨航母艦隊訪港,立即被這個城市迷住了。70年代初他剛看過李小龍的《龍爭虎鬥》,不久 Bruce Lee 便逝世,然後 #007  James Bond 的《 The Man With The Golden Gun 》在這裡取景,Futura亦看得著迷,對於一個初來香港的年輕人來說,這是一個既神秘又有趣的地方,一愛便是50年。除了家鄉紐約以外,Futura第二最愛的城市便是香港。 今次Futura來港舉行展覽會,逗留時間較長,難得抽空一遊他久違了的 油麻地及旺角區,更到廟街品嚐地道點心,他對香港街道及文化之熟悉,遠超我們想像。

By chung
將軍事設計融入街頭藝術        Futura與Hardy Blechman因為「迷彩」惺惺相惜

將軍事設計融入街頭藝術 Futura與Hardy Blechman因為「迷彩」惺惺相惜

70年代初,原名為Leonard Hilton McGurr的Futura首度踏足塗鴉舞台,並以抽象塗鴉(Abstract Graffiti)的創新風格於紐約地下鐵開展了俗稱「Bombing」的塗鴉活動。人們眼中的惡作劇,殊不知後來卻發展成為一種在地、象徵街頭的藝術語言。伴隨著90年代街頭文化的引爆,Futura那糅合軍事迷彩、原子等元素的平面創作更是遍及音樂、時裝以至是玩具等不同層面,影響力無遠弗屆! 軍旅生活啟發街頭迷彩創作 70年代初因為一次塗鴉意外,Futura一度放棄街頭藝術創作,並於1974年毅然投身美國海軍,開始了一段軍旅生涯。幾年在船上漂泊的日子,讓Futura有機會隨艦隊到訪香港之外;軍事設計、尤其迷彩圖案,似乎亦成為了Futura日後在塗鴉創作上的靈感繆思。英國著名軍事設計服裝品牌Maharishi的創辦人-Hardy Blechman,就曾經在一篇名為「This Is Not A Story About The Military」的文章上,道出Futura是80年代將「Pop Camouflage」融入抽象塗鴉的佼佼者。而兩人日後更因為「迷彩」,成就出雙方合

By 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