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a首次Rap單曲創作 由與The Clash世紀合作啟動

Futura首次Rap單曲創作 由與The Clash世紀合作啟動

Futura曾與英國殿堂級龐克樂隊The Clash世紀合作,亦成就了Futura創作生涯的一個高峰。The Clash曾於1981年到訪美國紐約當時著名夜店Bonds (Bond International Casino,連Blue Öyster Cult、Grace Jones、Blondie和The Dead Kennedys都曾在那裡演出;它們的宣傳海報上的logo設計疑似模仿前二十世紀福斯的logo,非常有趣)進行一連17場的演唱會。

 Futura將塗鴉歷史壓縮成六分鐘的「Rap故事」,描劃出一幅塗鴉藝術家的生活與創作藍圖。

糅合塗鴉創新流行

有趣的是,隨著樂隊發展,The Clash致力找出屬於自己的聲音,過程中吸納不同種類的音樂:由雷鬼(Reggae)、鄉村搖滾(Rockabilly)到節奏怨曲(R&B) 和土炮粗獷的車房搖滾(Garage rock),都試過被吸收其日月精華。 隨著The Clash的作品在80年代開始在流行榜上地位不斷攀升,他們就繼續融入其他「流派」增加流行度,其中,也包括早期的美國Hip-Hop音樂。

在走紅期間The Clash不斷吸納不同種類的音樂:由雷鬼、鄉村搖滾、節奏怨曲和車房搖滾都試過。

為此,被稱為The Clash 「經典陣容Classic Line-up」,包括:Joe Strummer(主唱、結他)、Mick Jones(結他、主唱)、Paul Simonon(低音結他)和Topper Headon(鼓手)與Hip-Hop和塗鴉界當時一些主要力量,建立起不錯的關係,其中就包括Futura。當時,Futura對The Clash一無所知,但他仍接受邀請在樂隊演奏時繪畫塗鴉背景。最終,Futura加入了他們的巡迴演出。

經典夜店世紀駐場Show

The Clash 花了些時間,在Bonds為期兩週半的駐場演出期間與Futura、Fab Five Freddy和Dondi一起進入Electric Lady Studios(編按:此為已故結他之神Jimi Hendrix於1968年策劃的錄音室,由建築師John Storyk和神級音響工程師/監製Eddie Kramer於1970年設計並興建。儘管Jimi Hendrix去世前只在Electric Lady Studios錄音大約十星期,但它很快就成為殿堂級錄音室,自1970 年代起,許多著名歌手/樂隊都曾使用過該錄音室,包括:Led Zeppelin、 Stevie Wonder 與David Bowie等等)。當The Clash為〈The Escapades of Futura 2000〉寫好「音樂底」,Fab 5 Freddy、Dondi 和 Strummer 就負責和音。

 The Clash於1981年到訪美國紐約當時著名夜店Bonds,連Grace Jones和Blondie都曾在那裡演出。

而 Futura ,盡力將塗鴉歷史壓縮成六分鐘的「故事」,雖然,他的Rap真的還未到家,歌詞感染力只算是入門級別,但卻描劃出一幅塗鴉藝術家的生活與創作藍圖:巧妙的韻律,表達出塗鴉藝術家在表達自己時所經歷的麻煩。〈Escapades Of Futura 2000〉或許未曾成為Hip-Hop經典,但它是Punk和黑人街頭文化融合的重要作品之一。更弔詭的是唱片套正面標明「Music composed by the Clash」標籤,因此,整個樂團是否都有參與了錄音?有值得商榷的餘地。但唯一能確定,Mick Jones應該是這首歌的唯一創作者–〈The Escapades of Futura 2000〉聽起來與Jones後來在The Clash解散後創作的音樂套路非常相似。

當Punk遇上Street Art

隨著1980年代和1990 年代到來,音樂再次按照種族界限、城市或古典、Hip-Hop或Punk、Rap或Hardcore變得商品化。UptownHip-Hop界與Downtown Punk的結合是某種音樂融合的開始,也漸達至一個國際的級別,樂隊/組合如The Beastie Boys、Gang Of Four、Rip Rig Panic、Bush Tetras和 PIL 等都受到Dub、Reggae、Funk和Disco的影響,也將這些風格融入到自家的創作。

當時,連當時只是大學生/日後成為經典樂隊的The Talking Heads也參與這音樂洪流之中。就在這股趨勢下,突然間,連Disco裡都響起The Clash的歌,嬉皮士在Mudd俱樂部隨著The Clash、Grandmaster Flash和Afrika Bambaataa的音樂在舞池中起舞。當Punk遇到Hip-Hop同Street Art時,某種革命種子就經已萌芽。

Read more

歐洲國家盃 EURO 2024 小組賽最後階段!

歐洲國家盃 EURO 2024 小組賽最後階段!

每逢雙數年都是大賽年,2024年的體壇焦點定必包括今個夏天舉行的歐洲國家盃! 今屆歐洲國家盃由德國主辦,於2024年6月14日至7月14日期間進行,決賽周隊伍由24支增至32支,分成6組各有4支球隊,每組首次名加上4支最佳第三名將會晉級16強。現時已踏入第三圈小組賽,德國、西班牙、葡萄牙等小組首名熱門順利率先晉級! 小組積分 A組:德國、蘇格蘭、匈牙利、瑞士 A組三輪比賽結果塵埃落定,已於次輪搶先出線16強的主辦國德國補時階段入球逼和瑞士,攜手出線;匈牙利以1:0輕勝蘇格蘭,前者有望以最佳第3名出線,蘇格蘭則確定出局。 B組:西班牙、克羅地亞、意大利、阿爾巴尼亞 死亡B組賽事完成,西班牙上輪已篤定小組首名晉級資格,大輪換小勝驚喜不斷的阿爾巴尼亞繼續0失球之旅;意大利則戲劇性地追平克羅地亞,以小組次名驚險過關,十六強將對瑞士。再度在補時階段被追和失分,僅得2分的克羅地亞爭最佳第3名出線資格機會渺茫,莫迪歷破最老入波紀錄,賽後並獲選最佳球員,奮戰到最後卻可能是大賽的最後探戈,令人婉惜。 C組:斯洛文尼亞、丹麥、塞爾維亞、英格蘭 英格蘭上仗對丹麥兩隊互有攻守,最終

By althea
何詩蓓與Chanel J12腕錶的水中時間軌跡

何詩蓓與Chanel J12腕錶的水中時間軌跡

2021年,何詩蓓(Siobhán Haughey)在東京奧運的100米自由式與200米自由式奪得了兩面銀牌,成為首位打入決賽的香港泳手。出生於1997年的何詩蓓,在4歲的時候已開始接觸游泳,經過不斷刻苦訓練,終在東京奧運一戰成名,及後更愈戰愈勇創下多項香港、亞洲游泳紀錄,以及成為首位香港代表的游泳世界紀錄保持者。跟何詩蓓年紀相若的Chanel J12腕錶,其誕生的故事是源於帆船運動,跟水甚有淵源,同時J12腕錶在過去20多年來不斷挑戰時計的工藝設計,與何詩蓓挑戰自我的精神不謀而合。何詩蓓成為了香港游泳女將第一人,J12腕錶則成為Chanel最具標誌性的腕錶,兩者均在不同領域上發熱發亮。 不斷挑戰 社會對女性的外表及行為仍然有種陳舊觀念,就像是女性不要太壯健,不要太活躍。對何詩蓓而言,她是一名運動員,她的工作就是訓練,盡力做到最好。年復年花了無數時間刻苦訓練,何詩蓓盡己之力游得最快,不斷挑戰自我,全力刷新更多個人紀錄。J12腕錶誕生於2000年,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創作出來,時任 Chanel藝術總監 Jacques Helleu花了7年時間努力打造,從繪圖到製作成完整的模型,J1

By 占咪 Jimmy Lui
誰是設計界用色女王?連歐洲國家盃都找她合作

誰是設計界用色女王?連歐洲國家盃都找她合作

應該非荷蘭設計師Sabine Marcelis莫屬吧。這位女子對色彩的敏感度極高,獲得Vitra、Fendi、Céline、Ikea、Stella McCartney多個國際品牌垂青,就連歐洲國家盃都要找她來加持。Sabine Marcelis,絕對是近年注目的設計單位。 歐洲國家盃都要找她合作 Sabine Marcelis的人氣真是無可匹敵,就連剛剛開打的歐洲國家盃她都有份參與!adidas跟UEFA邀請她為今年歐洲國家盃的官方比賽用球FUSSBALLLIEBE設計底座,以樹脂製作成紅藍黃綠4色以配合足球的用色。雖則球賽錄影未必會看到它的蹤影,但萬一有機會看到你便知道那是甚麼來頭。 高手!抗拒不了的夢幻配色 最近瑞士家具大牌Vitra與荷蘭設計師Sabine Marcelis合作,限定推出換上新色的經典名椅Panton Chair及Visiona Stool。7款色調,每款限定生產50張。丹麥設計大師Verner Panton之作有一定的吸引力,但說實換色這回事經已沒甚麼新意;然而這次選色如奶黃色或吹波膠粉紅都相當夢幻,有別於過往的選搭。另一加分位是這次同步變裝的矮櫈,

By emily
Y-3×日本國家足球隊前 還有哪些漂亮的球衣?

Y-3×日本國家足球隊前 還有哪些漂亮的球衣?

Y-3×日本國家足球隊 由山本耀司所主理的Y-3近日再度染指球衣設計,為日本國家足球隊創作全新2024年主場戰衣;衫身除了印上火焰圖案,用色更以「Samurai Blue」示人,繼2018年後再次採用深藍主調。 Y-3×Real Madrid 早在今年三月份,Y-3曾為今季西甲冠軍皇家馬德里創作第四作客球衣,分別具備前者經典黑調以及紫色版本;而設計上除了印有雙方品牌標記,右肩、衫身則以常見於Yohji Yamamoto×adidas的玫瑰花圖案作點綴。 PLEASURES×AC Milan 來自美國洛杉磯的街頭品牌PLEASURES向來活躍於各大聯乘企劃;而在今年二月份,品牌更攜手意甲傳統勁旅AC Milan推出第四作客球衣,不但以黑、白兩色作主調,衫身更印上米蘭地標米蘭主教座堂圖案,加上手袖、領口設有相關圖騰細節,份屬近年相對出色的聯名球衣作品。 Patta×Barcelona 荷蘭時尚單位Patta熱衷於足球運動固然眾所週知,去年更為西甲球會巴塞隆拿設計Pre-Match球衣;尤其貫徹前者讓人意想不到的創作思維,球衣設計從人體結構中擷取靈感,以球會標誌紅、藍兩色

By T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