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ghborhood香爐美學源頭

Charles Krafft反戰青花瓷藝術

Charles Krafft是何方神聖?這位世外高人正是將中國青花瓷引進入西方藝術圈之領導派藝術家,亦是近代青花瓷進化之先驅人物;Charles於1947年在美國西雅圖出生,並於2020年離世,享年72歲。

晚年時期的Charles Krafft,作品仍然有火,在藝術企劃《The Porcelain War Museum Project》中發表的青花軍火系列,作者透過作品闡釋反戰意識,成為政治融和藝術的永久教材。西方人沉醉中華傳統青花瓷藝術,認識竟能如此深入透徹,當中又能抽絲剝繭,取其精髓傳遞訊息,絕對是融會中西之藝術昇華。Charles Krafft的青花瓷作品可以很生活化,由青花滑板、代爾夫特式碟子、歷史人物茶壺到青花軍火系列,當中不少備受時尚圈及藝術收藏家追捧,當年日本裏原品牌Neighborhood總店亦擺放了Charles Krafft製作的青花瓷藝術品,更從中汲取靈感,變奏出近年炙手可熱的Neighborhood Incense Chamber香爐系列。

Charles Krafft
西方權威專訪

縱使Charles Krafft這位先驅人物行蹤低調,但其作品與藝術思維的確為藝術圈注入大量的可能性及批判性;早在Charles Krafft仍活躍藝術圈的時期,《Milk》便有幸與運位大師專訪對談,珍貴片段節錄如下:

Interview With Charles Krafft
M:Milk C:Charles Krafft

M:可以向我們透露你是何時開始接觸藝術?
C:當我是小朋友時候,父母已經將我安排入讀美術班,希望加強我的創意;我的鄰居都知道我識繪畫,與我同年紀的都會請求我在他們的筆記簿上繪畫怪獸公仔,有時甚至畫在T-Shirt上。
M:你認為自己的藝術性質是甚麼?

C:主要是陶瓷藝術吧,我用陶瓷製作了一個軍火系列叫「The Porcelain War Museum」,同時亦製作一些有紀念性的陶瓷碟及與大自然、社會政治、大災難相關的藝術品。我稱這類作品為”Disasterware”,另外我有個作品系列叫「Spone」,主要將死人的骨灰混合陶瓷,製成很多有紀念價值的瓷器。

M:你曾於藝術學院修讀嗎?
C:我讀過一年,之後離開並 成為藝術家;我第一份工作是在60年代為搖滾音樂會設計燈光,之後亦當過畫家,後來我相信自己是個陶瓷家。

M:當你還是小孩子時,你們國家的社會狀況如何?那時的政治局勢有否影響到你日後的藝術創作?
C:回憶十幾歲時候,當時的美國,真的令人興奮,甚至我認為是最美好的時光,那時人比較少,生活比現在更和平,人們互相信任,社會不存在種族批判及恐怖主義,罪犯與監獄不是很多。

M:你的家鄉在哪裡?
C:美國西雅圖!李小龍、Jimi Hendrix、Kurt Cobain最後的安息之地。這亦是一個屬於Bill Gates及Charles Krafft的城市。

M:可以談談你的家庭嗎?
C:我的父親在波音(Boeing)工作,母親是一位家庭主婦,父母與他們的朋友比較並不富有,但他們在家鄉認識很多老朋友、老家族。他們是基督徒,有很強的宗敎信念。而家中連我有3個兄弟姊妹,另外我有一個兒子,沒有太太。

M:你何時開始繪畫生涯?
C:以繪畫為職業的第一個藝術展在三藩市的The Vorpal Gallery舉行,當年是1967年,我只有20歲。

M:你最喜愛的音樂是甚麼?有最喜愛的樂團嗎?
C:我最愛聽World Beat與World Pop,中國音樂我喜歡女子十二樂坊,而最喜歡的樂團是來自斯洛文尼亞的Laibach,他們更是我的好友,我亦曾擔任他們樂團的巡迴表演攝影師,我認為他們是當今世上最聰明的樂團,但可能不是最佳的音樂人。

M:你最初繪畫時的風格是甚麼?
C:我的畫風受到中國傳統及日本的刷畫影響,美國畫家Morris Graves亦影響我很多;Morris學習禪宗,將其神髓繪畫在紙上。多年來,不少本地年輕藝術家受到Seattle Art Museum內的亞洲藝術系列所啟發。

M:聽說你開始繪畫時的工作室很簡陋,可以談談當時的環境嗎?
C:我住在一條很小很偏僻的鄉村,附近有條河,屬於嬉皮士的社區,我們是迷幻佛敎徒,地方沒水沒電,靠燒柴煮食,晚間用油燈照明,我們透過菩提達摩、慧能、蓮花生、那洛巴等學習中文及藏傳佛敎,我們亦學習日本語及中國詩人寒山、王維與日本詩人芭蕉的作品,我們繪畫及寫詩,大家差不多過了10年這樣的生活。

M:你何時開始繪畫中國畫?你喜歡嗎?為甚麼?
C:我在1992年開始繪畫中國畫,當時有位女士叫Barbara Henderson,她在家中開班授徒,我去學習怎樣在碟及圖板上繪畫,我非常喜歡因為中國陶瓷對我來說很有新鮮感,那時我開始研究青花陶瓷的歷史,中國畫可稱為「釉上彩」,之後我到荷蘭學習青花釉,這是一種更快的繪畫技巧,此外,我更與荷蘭著名地下組織”Hells Angels”首腦會面,他曾於代爾夫特(Delft)陶器廠工作,於是他幫我開始製作代爾夫特式的陶瓷藝術品。

M:將中國青花融入代爾夫特式陶瓷風格,你是第一人嗎?
C:不是,我並不是首位將兩者風格結合,美國的Ann Agee及英國的Christine Borland比我更早發表這種中西結合的風格。

M:你將手榴彈、槍械及其他軍火製成代爾夫特式陶瓷,可以談談箇中的創作及背後的意義嗎?
C:整個過程非常複雜,我建議有興趣的朋友請參閱我的著作《Charles Krafft’s VILLA DELIRIUM》,想了解我及我的作品的朋友應該深入閱讀這本書。

M:那麼你是反戰份子嗎?
C:絕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