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pple影響生命

專訪・大蘋果眾MACitizen創辦人DEREK NGAI

2021年Apple以逾2.5兆美元再度取下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冠軍寶座,而其多年來於科技業界所創下的豐功偉業更是有目共睹可謂眾所周知。儘管如此,Apple的強大之處絕不僅止於技術開發或旗下一眾風靡全球的硬件設備,而是當中的設計理念、營銷策略以至售後服務,每個項目背後均深藏著足以成為研究議題的高深學問,不難理解Apple為何會被坊間形容為有如宗教信仰般的存在,而「信徒」更是遍佈全球的確絕非誇言。然而若論香港的Apple忠實粉絲實情亦為數不少,其中早於2001年創辦Mac機用家組織「大蘋果眾MACitizen (Mac.UserGroup.HK)」的DEREK NGAI(魏志豪)則屬其一表表者,不僅對Mac機情有獨鍾,甚至打從中學直至現時,於人生不同階段期間亦曾因Apple而有所啟發,可見其影響的不單是科技業界的走勢,而是用家的生活態度與習性。

成長最佳玩伴・Apple II

DEREK自小已對電腦產生興趣,直到升上中學時更開始迷上Apple,然而兩者之間的「訂情信物」,則是早於1977年面世、並視為Apple首款取得莫大成功的Apple II。「男孩們年幼時大多喜歡車或是模型,但我卻鍾情於電腦,縱然當時還不太清楚其用途;尤其在小學時正值Apple II面世初期,及後則有IBM PC的出現,那時大眾在選購電腦時還是離不開這兩個品牌。去到1985年我剛升上中學,學校裡的電腦室設置了十部Apple II,而我是在那段時間首次接觸到Apple II,雖然當年Mac機已經推出市場,但因為其定價非常昂貴,故此只屬很小眾的玩意更莫論學生;猶記得其時大多人均會到『黃金』、『高登』砌一部『CLONE』機,即使比起正版相對便宜,但仍需花費近二三千元。」打從中一接觸過Apple II過後,DEREK隨即醉心於Apple世界,更希望擁有屬於自己的Apple II。「儘管當年IBM的表現相當強勢並朝著Apple進發,但有很多人還在使用Apple II,當然我也很希望能擁有一部,故此在中三時不斷游說父親購買,就是這樣我就擁有了自己的第一部電腦;還記得主機、螢光幕連磁碟機整套定價為$7,520,在1987年來說已是非常昂貴。」

目標達成・成為Apple員工

自從擁有首部電腦即Apple II,DEREK花上大量時間學習編寫程式及「打機」,縱然早已成為Apple粉絲,但在一次誤會之下購入Mac機過後,DEREK更是「泥足深陷」而不能自拔,全力發掘Mac機當中的樂趣。「因為我對電腦深感興趣,故此在大學時也選修與電腦相關的科目,還記得當時Apple II逐漸被淘汰,反之很多人已改用PC,雖然我依舊覺得Apple II很好玩,但直到YEAR 1的暑假時,我也認為是時候換電腦。由於當年我對Apple的認識尚淺,誤以為Mac機是Apple II的進階版本,結果在購買過後才明瞭Mac機完全是另一回事,對其操作方式更是感到陌生,最後我花上整個暑假去學習使用,又到圖書館翻閱有關Mac機的書籍,從而慢慢了解到當中特性、性格,自此就對Mac機愈來愈感興趣,並不斷鑽研直至今天。」DEREK對Apple的熱愛又豈止於旗下產品,他在大學畢業過後,更不斷思考如何才可進入Apple工作,「我在1996年畢業,一年多後成功加入Apple任職支援部門,那時當然感到十分開心,因為可以率先接觸各款新產品,這亦是我想在Apple工作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其實由我購入Mac機到加入Apple工作的那幾年,正是Apple最頹喪的黑暗時期,公司情況『立立亂』之餘更是兵荒馬亂,坊間亦不斷流傳Apple會倒閉或被收購;作為支持者,我很欣賞Apple的原創性,它早就建立起一個非常好的平台,但若在當時就此被WINDOWS擊倒,我會感到可惜並替Apple感到不值,因此我想盡一點綿力,希望能為品牌作出少許貢獻,故決意進入Apple工作。」

我不是收藏家

DEREK雖然擁有眾多Apple「珍品」,但他卻謙遜地指自己稱不上是收藏家,「其實我不算是收藏,只是有很多產品是慢慢地演變而累積起來;尤其在進入Apple工作過後,除了能比大眾更快接觸到最新產品,同時公司亦會派很多我們稱作PREMIUM的紀念品給員工,有如雨傘、錶、鎖匙扣以及卡片架等等;另一方面,因為我當時是擔任SUPPORT方面的工作,有時一些較相熟的客戶會在換新機過後把舊機交給我,並說知道我會好好『愛錫』它們,而有的客人則指換機過後會把舊機丟棄,說到這卻正正捅中我的死穴,結果還是會忍不住手把它們保留下來,及後就愈收愈多成為所謂的收藏品,但我只想拯救歷史,盡力『救得一件得一件』。」DEREK明言自己絕少特意花錢購買收藏品,只是有時換機過後,舊機既不值錢又找不到知音人交托,那倒不如自己保存起來,而且他更形容要保存一眾Apple產品時痛苦卻比快樂多,「香港並不是一個適合收藏的地方,尤其電子產品忌潮濕又不可被太陽直接照射,加上儲物需要大量空間,若我花金錢購買收藏品後卻將它放入迷你倉,這樣的收藏又好像太沒有意思了吧。當然若有充足的存放空間,我也很想購買很多Apple的過往產品,有如1997年推出的廿周年版本Mac機,全球限量一萬部,香港更只獲分配十部,還記得其中一部以拍賣形式出售,而拍賣所得收益則捐出予樂施會,值得一提Mac機實情是在1976年面世,不知為何卻於1997年才推出廿周年版本;儘管這部Mac機相當罕有,但升值能力並不算高,奈何即使我能負擔得起價錢,但它的部件相當多,更以盒中盒的方式包裝,組成一個巨大立方體的紙箱實在難以收藏。」

數到DEREK的稀世珍品,不得不提他在1996年入手的Apple股票,「我在1996年大學畢業,同時亦是Apple形勢最惡劣的時期,但我覺得Apple的性格、理念均值得讓人珍惜,若在當時公司真的倒閉或被人收購實在太過可惜,故此我在想有甚麼方法可以將它留為紀念;剛好其時發現了一個可供購買美股的外國網站,不僅Apple還有迪士尼、IBM等大公司的股票,買家可以每股方式購買,更會將紙本連框鑲起運到買家手上;而我在當時則買入一股,特別那時Apple的股價僅十多美元,但加上運費等費用卻需花上過千港元,而且還有機會變『廢紙』,現在回想起還真覺得相當奢侈。」

成立MACitizen・從Apple啟發人生

除了擁有眾多Apple產品,DEREK更策劃以Mac機用家為號召的組織MACitizen,藉此提供讓大眾交流相關資訊的平台,「我由1997年起加入Apple工作,直到三年後有同事自立門戶開公司,並邀請我參與其中,故此我選擇了後者;而在其時STEVE JOBS剛回歸Apple數年,公司形勢明顯有回勇之意,尤其iMac更成當中代表。儘管如此,我發現香港人當時接受Mac機的程度還是很低,若用家想與大眾交流或求助亦相對困難,在我參與過其他Mac機群組過後,有人建議我可創辦另一個相關組織,結果在貴人的幫助之下,在2001年MACitizen正式成立,猶記得早期我透過NEWSGROUP作宣傳,從而吸引到第一代會員;轉眼之間MACitizen至今已成立廿個年頭,惟現時已沒有舉辦任何實體活動,希望未來仍有機會可以相約會員再聚。」

對於DEREK而言,Apple不僅透過科技改變世界,同時亦為其個人價值觀帶來了深遠影響。「問我Apple最具代表性的產品,我的答案坦白說沒有太大驚喜,那就是iPhone。對於當年的發佈會我印象十分深刻,第一代iPhone早於2007年初公佈,美國則在年中率先開賣,但當其時發售地區並不包括香港,直到2008年香港才正式推出後繼型號iPhone 3G;而在發佈會翌日,每份報紙、每個電台節目均談論著iPhone,當時令我最震撼的就是iPhone提供網路功能,儘管發佈會上當STEVE JOBS形容iPhone集結了iPod、PHONE及INTERNET功能時,後者獲得的掌聲其實是最少,但iPhone正正憑著網路功能深深影響著業界發展,尤其當iPhone推出後並不是由其改變世界,而是世界為iPhone而改變;有如早年的WhatsApp基本上已取代傳統SMS,這些轉變甚至連Apple也未必猜想得到,可見iPhone的確是一項影響著全世界的產品。另一方面,我是相當認同Apple在設計上的原則,正如Mac機的滑鼠由始至終堅持使用一顆按鈕,當然現在的Magic Mouse可以按個人需要調校按鈕分佈,加上滑鼠的對稱設計不論習慣使用左或右手的用家均可流暢使用,照顧到小眾用家的需要,這提醒我在日常生活當中亦理應照顧到社會小眾人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