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來去自如的科蘭

球員變領隊,領隊變FAMILY MAN

在世界重新打開大門後,不論是歐洲足球賽事或是世界盃等都如常進行。縱使今年香港未邀到英超球隊來訪,令人有點失望,不過仍有曼聯名宿科蘭及維迪訪港,令曼聯及英超球迷止癮。今次他們受邀參加「賽馬會足球精英匯」當嘉賓,觀看旺角大球場的兩場賽事,分別由中國香港U18及香港青年聯賽隊分途對曼聯U16。

四十四歲的科蘭先後為英超的曼聯、西甲的馬德里體育會及意甲的國際米蘭效力,更於2018年短暫加盟港超的傑志,幾球罰球直飛入網的威力,至今也是津津樂道,所以香港球迷對他特別有愛。這位烏拉圭射手在曼聯U16對香港U18賽前先到訓練中心,在聯合訓練時為兩隊先打打氣,翌日便到旺角大球場與支持者見面。相隔五年不見,他的標誌長曲髮仍在,他這次重遊舊地仍覺美妙,就如見到某種老朋友。「當年贏了數個獎盃,不論是我、家人及隊友都擁有過一段美好時光,所以掛住傑志的隊友及球迷。」他指來港前也有跟伍健聯絡,但可惜球隊到了泰國集訓,緣慳一面,否則可以認識新球員。

科蘭出身於足球世家,父親PABLO FORLAN受其父母訓練下,成為烏拉圭的右後衛,在1979年協助國家隊勇挫阿根廷,奪得美洲國家盃冠軍。年幼的科蘭沒打算利用雙腿的天份,反而想用雙手在網球界打出一片天。可是命運使然,他的姐姐在一次交通意外重傷,份屬父親好友的馬勒當拿雖然提供了昂貴的治療費,但長期還是要一筆金錢;十二歲的科蘭決意成為一個足球員,希望拿取高人工照顧姐姐。「在我十六歲時,很多時候都要靠自己,全力尋找及爭取機會。不論香港或是曼聯年輕球員,能夠與不同地方的隊伍比賽永遠是件難得的事,因為你永遠不知下次是何時。」把握力不只是前鋒的要素,也是他的態度,在疫情過後更見準確。「當然,年輕球員會害怕,亦有必然的壓力,你要表現、你要爭勝,在每一次體驗後進步,不夠好時便要加快腳步,到最後便會變得專業,學會享受這種壓力。」也許他繼承的不是天份與血脈,是球員的專業精神。

曼聯去季自坦克格掌舵後,幾位新加入的球員安東尼、馬天尼斯及卡斯米路等人表現相當對辦,成功排第四爭取到歐聯席位,並奪得聯賽盃冠軍。作為名宿,他當然希望曼聯能重拾聯賽冠軍,但英超各隊的球員非常出色,令到競爭激烈,所以也很難預計接下來的排名。來一個小小的幻想,若果他仍效力曼聯,究竟誰會是他的前場最佳拍檔?他笑說習慣以前的隊員下,很難估計現時最佳的化學作用,不過卻點名兩位最愛的曼聯球員。「拉舒福特絕對是個好球員,去季入了很多球。另外,FACUNDO PELLISTRI在我執教彭拿路時已非常亮眼,加上是烏拉圭的國家隊成員,相信會有出色的表現。不過,現在的我只是個旁人、球隊的支持者,只能默默祝福他們。」

對於香港足球,他直言離開香港以後,沒有再深入了解當中的人與事,要長久發展下去必然要有新血。「伍先生數年來都很努力,傑志做了對的工作。不過,我不知是體制或是其他原因,令香港足球變得遲緩,但我希望將來會有更多小朋友參與足球,發展成更多球隊及比賽。」球員退役後,不少人都會當領隊或教練,科蘭曾經受母會獨立隊邀請做足球總監,不過他只想當個教練,後來他執教過烏拉圭的彭拿路等,而現在似乎又暫且擱置,因為有成為「FAMILY MAN」的重任。「當你單身或未有小孩時,便可以專注練習及周遊列國比賽,百分百獻給足球,但一旦有家庭便是另一個故事。」接下來的一年,他似乎未有任何打算,享受著瀟灑與自由,就如昔日在禁區一樣。「成為一個領隊要帶隊到處比賽,有幾個小朋友後,很難兼顧家庭與訓練,暫時想多留時間給家人,未來仍是未知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