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山林木與窄巷縫隙之間,一幅又一幅的城市風景來得既真實亦魔幻。眼前是楊東龍從2015至2020年間所畫下的作品,記錄了他許許多多的生活碎片及至文化記憶,當中細節更不禁讓人駐足於畫前探索發現。

作品裡出現的一事一物均為楊東龍對生活的觀察,而每個劃分空間展示出畫家思考的不同命題。由《窗玻璃》系列到《瓷狗》中不難看到畫家對倒影反照的迷思,無論是《窗玻璃五號》女子執起手機自拍加上落地玻璃窗的倒映再加上全身鏡反照出的城市光景還是《瓷狗》中半身鏡子中的女子身影再加上全黑電視熒幕上的倒影均增添了畫面的閱讀趣味;而前後畫了三年之久的《寫生筆記》系列則綠意盎然,楊東龍畫下了自身從其堅尼地城工作室窗邊窺看的公園風景,林木枝葉、鮮花小鳥及至坐在椅上的男男女女,捕捉了城市高速轉變的面貌;至於新作《抽口煙 二》、《小炒王》等則想像了人們喘息、發白日夢的逃逸時刻,前者那些在天空展翅高飛的群鳥加上淡淡的高速公路背景可真夢幻不已⋯⋯

最後是展覽的焦點之作、長四米半的三聯畫:《摩星嶺》。三個畫面穿梭於不同的場景、從黑夜過渡到白天又從室外延伸至室內,卻因著飄在空中的床單及半透明窗簾而相連,非常巧妙的處理。畫作處處瀰漫著流離失所、暴力及不安的氛圍:沿著山脊而行不知是執行任務還是逃亡的人們、在街上不斷重複徘徊動機不明的神秘男子、穿著安全背心正在清洗地板的非洲婦女、拘捕了兩名年輕人的警車等。要知道摩星嶺於五十年代是國民黨士兵及家屬難民營所在,再加上因服飾裝扮推斷的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暴動,畫作連合了不同年代的時間碎片,說出一個似是帶有歷史背景卻是虛構的故事。此時此刻看著畫作,別有一番意義。

看過畫作後更不可錯過放在入口處的好幾本草圖結集,書頁間記下了展品背後的創作過程,如畫家對於手部動態的執著、人物前後姿態的取捨、物品的背景調查等。由此讓看畫不止於看畫,更是了解畫家的思考過程,是另一層面的閱讀。最後一提,可以親身看展的時候就要跑去看,否則再拖一陣子後或許根本沒有到訪的機會。

楊東龍 : 日課
日期:即日起至3月6日(星期六)
地點:BLINDSPOT GALLERY——黃竹坑道28號保濟工業大廈15樓
查詢:2517 6238

Tags: 藝術展覽 楊東龍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