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又等,等了又再等,M+終於在十五年後的今天正式開幕。對於團隊願景成為國際級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的定位,踏出的第一步與預想是否一致還得靠大家親身去一轉。M+大樓佔地65,000平方米,展覽空間則佔地17,000平方米,單看數字實有一定份量。博物館的第一炮分別在展廳帶來六個專題展覽,展示博物館由2012年開始蒐羅的藏品:「香港:此地彼方」、「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物件‧ 空間‧ 互動」、「個體‧ 源流‧ 表現」、「安東尼‧ 葛姆雷:亞洲土地」及「博物館之夢」。展廳之間的樑柱甚或「潛空間」的中空位置亦飾放了展品,如台灣書法家董陽孜的委約作品便相當顯眼,從地面入口處至二樓也可看得到,其中《日新》兩字在玻璃天窗灑落的陽光下蒼勁有力。



展廳主要分佈於地面及二樓,另設有電影院、餐廳、商店等不同空間,完全足夠消遣大半天。地面層的「香港:此地彼方」從建築設計、視覺文文化等不同層面呈現出香港的演變,展品雖然較為散碎卻嘗試概觀出M+與香港的連繫意義。博物館既然位於香港,帶著香港身份去論述藝術世界是理所當然的責任。至於 「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則聚焦於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另一邊廂,M+亦從亞洲視角去探討戰後國際視覺藝術發展與今天的連繫,將台灣、新加坡、日本等不同亞洲藝術家的作品匯聚於「個體‧ 源流‧ 表現」展覽中。「物件‧ 空間‧ 互動」偏向從七十年代的建築設計角度切入,當中可找到不少日本建築師的作品,其中倉俁史朗於八十年代設計的《清友壽司吧》應該是最為注目之作。



從亞洲視野連結國際,由此帶來了「博物館之夢」與「安東尼‧ 葛姆雷:亞洲土地」兩個展覽。前者於以木為材的展廳舉行,內可找到JOHN CAGE、小野洋子、白南準等作品,簡約的裝潢無疑更能突顯出藝術家的理念;後者大概是云云展覽中最為壯觀的一個,一間只能遠觀而不能走不入的房間裡擠滿了超過十萬個不同模樣的泥人,是ANTONY GROMLEY的《土地》系列之一,雖不能走近細看卻給這個份量這個規模所震懾。過去五年來,從大館、藝術館到M+等香港藝術空間相繼出現(或再露面),不期然會讓人將之比較。討論之後,不論是橫向或縱向探索,終究有互相補足的作用吧。題外話,每次到訪外國藝術館或博物館,看展館也會看看其廁所。這某程度是一個「景點」,是建築的細節,能為整趟藝術之行劃下完美的句點,可是M+的廁所位似乎讓人有點失望。



Tags: 藝術展覽 博物館 milk magazine milk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