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尚有邊一個與我一起同做大細路,到八十歲都當個爆粗BAND友狂熱地控訴。我技癢時辰就到,要是你未曾認老,昨日駕着部錢七那傢伙請即刻到。」這是2018年,周國賢單飛期間的一首作品《錢七》,由相識逾廿載的Zarahn隊友結他手GORO作曲,好友藍奕邦填詞。當日曾感動不少歌迷、燃起大家重拾夢想的熱誠,再次與昔日好友聯繫,今日看來,原來是Zarahn的寫照,更是向歌迷預告⋯⋯GORO:「其實2010年做完最後一個表演開始,我們已講過要重組、會推出新歌,直到去年契機終於出現。」就在今年初,闊別樂壇十年的Zarahn上載了翻唱自己舊歌《重新啟動》的影片,同時宣布重啟十四年前的音樂企劃,近日更推出新歌《猛鬼街》,讓歌迷高呼「終於等到了!」



相信不少歌迷都知道,Zarahn四人早在求學時期便相識,2006年推出首張唱片《十二優》,當時結他手GORO、BASS手JOEY、鼓手JERRY,以及結他手和主音ENDY還只得廿來歲,唱着《搖滾小學》、《迷戀》、《天使》等歌曲,至今仍為歌迷津津樂道,更於翌年把他們帶上叱吒頒獎台。然後到2007年年末,他們開展了「童話三部曲」,第一樂章EP1《怪誕城之夜》為魔幻童話世界揭開序幕,然後,就沒有然後。歌迷問過無數次到底Zarahn是否解散了?還是要返回發源地紐西蘭?非也!JOEY首先搶答:「我們從沒說過解散,何況我們分別於7歲、14歲便認識,根本就是一家人,不只是隊友。」



疫情助攻令Zarahn重返搖滾
ENDY形容那只是Zarahn的冬眠期,他笑言這十年間,JERRY由打鼓變炒股,再成為飛機師,在空中的時間遠比在地上多,已成家立室的JOEY則回流紐西蘭進修音樂,四人只剩二人繼續留在香港樂壇,他自己單飛發展、GORO主力幕後。GORO:「我們只是因各有工作和家庭、有各自的人生計劃而暫休,直到疫情令我工作量減少、JERRY落地了、ENDY又多了點空餘時間,加上世界各地都有人做網上表演,我便想到,JOEY身在異地其實也可用ZOOM一起夾BAND,Zarahn是時候重新啟動了!」於是,今年一月他們便把重新錄製的《重新啟動》上載上網,銳意向大眾宣告他們回來了!

《重新啟動》2021年版,右上方JOEY的背景明顯與另外三位不同,皆因他當時身在紐西蘭。

一切都是天時、地利、人和,JOEY直說四人時會隔空拋出不同創作念頭,終於在全球休息之年,他們也彷彿放下雜念,自己亦重拾一直最想做的事。「十年來發生很多事,我喜歡夾BAND,但為了生計不得不取捨。不過,當經歷過人生中很黑暗的兩年,我意識到要多為自己著想,所以現時與兄弟每日玩音樂和創作,我好開心、好放鬆。」他重覆了三次「我好開心」,旁邊的親弟JERRY也插話:「好事來!」ENDY更大笑,說:「今次Zarahn再錄歌,我覺得自己回家了啊!我們之間真的很赤裸,只得他們三個能給我這種家的感覺。我不會再想要巡迴亞洲啊、打入日本市場啊,那些都不重要了,我們四個可以再聚在一起做歌出碟,就足夠了!」由此看來,Zarahn重新啟動不單大飽歌迷耳福,對他們來說也別具意義。

舊歌新玩法 由猛火漸變文火
相隔十四年,近日他們推出首隻主打歌《猛鬼街》,GORO表示《猛鬼街》其實是2009年的作品,也在音樂會上表演過,並承諾會推出完整版,所以現時首推《猛鬼街》是為了兌現承諾。然而,他強調今天大家聽到的版本與當年絕對不一樣,因他深信十年間樂隊一定有進步,故堅決要重錄新版本,而成果真的讓他十分感動!「完成混音後,我馬上傳信息給他們,說十二年前我做不到想要的效果,十二年後,在這一刻,我終於做到了!大家的ENERGY猶在!」

除了全曲全新錄製,連MV也鮮有地以動畫形式製作,帶大家走入Zarahn建構的奇幻世界。GORO笑說:「因為整個MV不見樣,或者可以令完全不認識我們的年輕樂迷,以為我們是新出道樂隊。」

作為最年輕的成員,鼓手JERRY聽到自己十年後的錄音尤其感觸,直認從前太孩子氣,打鼓時沒有為整個作品著想。「我覺得現在我是『成熟風』,會顧及整隊樂隊以至整個作品的成果,明白到夾BAND不是個人表演。」而ENDY唱歌時也明顯不像以前唱《覺醒字幕組》或《灰色小飛俠》般聲嘶力竭。他坦言,開始明白樂隊前輩說慢慢夾BAND會變成文火的含意。「當年錄DEMO時,我用『噴血式』唱法,句句要爆到盡。但我今次錄音時,知道有時候不一定去到盡就叫大力,有時要識得收,反而更會有力。我覺得就如以前是猛火,現在漸漸走向文火,其實就也是人生道理,LESS IS MORE。」他亦補充,指以前在混音上或音色上都會跟隨前輩做法,少有發表意見,以致很多時候效果不如心中所想。「若時光倒流,我一定會SAY NO,要盡力爭取我想要的效果。」此時GORO插話:「哈哈,都不重要了,正因如此我們才會努力建立自己的STUDIO,做自己真正想要的音樂。」

十年各自修行 回歸樂壇未曾認老
今日四人步入「四字頭」,才可做自己真正想要的音樂,不會太遲了嗎?曾因工作暫別Zarahn的JOEY說:「我覺得以前我們是搖滾BB班,現在才是搖滾小學,Zarahn的路現在才真正開始!可能現在起步有點遲,但還是做吧!人生好短暫,再不開始要待何時!我不想再放棄了,不想再錯失機會了!」同樣曾離開樂壇的JERRY亦直說技癢:「我常說,我們四個加起來一百六十多歲,沒幾多個十年,所以現在還不做,要何時再做呢!幸好我們算保養得宜,還可以出來見人。」

左圖是Zarahn剛出道做訪問時拍下,右圖是2017年他們於自己STUDIO拍的。這相片原來有秘密⋯⋯ 今次訪問中,他們亦有做同樣動作,而且輕易完成。難怪他們可以驕傲地說:「一百六十多歲仍做得到,確是寶刀未老,十年後再做給你看!」他們笑說當年之所以會做出此奇怪動作,原來因為初入行時拍照不懂擺POSE。

ENDY感恩大家曾經分開,「過去十年我們各散東西,有各自的人生經歷,才令今日的作品變得立體,否則再做也只會是以前的音樂。」他以下一首由JOEY作曲的主打歌為例,「JOEY本身有另一隊BAND,風格與Zarahn截然不同。聽他的DEMO,就好似聽到JOEY經歷了十年音樂旅程,現時變成了進化版把新元素帶回來;再加上經歷了過去兩年,我自己也有很多新感受會在填詞時寫出來,這些進化都是由內在開始自發性發生的。」GORO說因此一定要配合時代做新作品,用Zarahn的方法做符合現代的歌曲。正如「童話三部曲」EP1最後一首歌《THE STORY GOES ON》點題,四人十年後重返香港樂壇,以進化版的Zarahn帶大家去一個全新世界,計劃延續十多年前的承諾,於2021年及2022年推出EP2及EP3,還有一個關於這世界的音樂會作結。GORO在訪問結尾大呼:「這兩隻EP一定要出,我頂唔順了!」ENDY更透露近來經常翻聽Zarahn的DEMO,發現有很多歌可以重製再錄,各位歌迷準備好了嗎?



Zarahn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Zarahnfb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zarahnig

CREDIT
MAKEUP: WINKI @ VINCIWINKI.COM & CONNIE LAI
HAIR: HEI & EVECHIU
CUSTOM: MR.PORTER
VENUE: 117A STUDIO






Tags: milk magazine milk channel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