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時總會有好幾個夢想,希望有一天可實現,但究竟只是空想,還是會堅持至完夢為止?今年踏入三十歲的數碼藝術家RUBY GLOOM,自六歲開始學鋼琴,曾夢想成為鋼琴家,數年後考獲五級卻毅然放棄。熱愛時裝與藝術,卻修讀英國文學;曾渴望成為時裝雜誌的封面人物,最後卻因在數碼藝術行業打響名聲而登上財經雜誌封面。「 夢想沒有實現就只是夢,實現了的則不再是夢想,夢想可以時常改變,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儘管這三十年裡,RUBY的人生遇過高低起伏,但卻隨著人生的各種經歷,讓她逐漸步入完夢之路。



從網紅轉型為數碼藝術家
對RUBY來說,藝術是生活愈安穩愈難做,人生要經歷過悲傷困難才能讓自己的藝術品注入靈魂。自小熱愛藝術的她,在中三時曾有老師建議她修讀藝術科目,但生於傳統的家庭,自然會認為讀藝術代表難以謀生,RUBY為讓家人安心,改為修讀自己較擅長的英國文學。「父母當年關係破裂,為了讓媽媽不用擔心我的前途,才放棄讀藝術。但我從不後悔修讀英國文學,在詩中句子、押韻除了展現表面的意思,背後也會藏有其他隱喻,可以訓練我的思維,想像時可以更深入、目光放更遠。」自言愛唱反調,喜歡做不平凡的事,求學時期的另類打扮曾受到LADY GAGA御用的造型師NICOLA FORMICHETTI賞識,邀請成連卡佛的時裝企劃宣傳大使之一,後來開始成為網紅,出席大小活動,亦曾覺得名利得來容易,卻因家庭財政出現問題,及遇上饒舌歌手男友DOUGHBOY,才有機會讓自己成功轉型。「當年媽媽被裁員,試過一邊作珠寶店的店員,一邊開設自己的服裝品牌,亦試過在美容品牌公司擔任市場策劃,明白到賺錢並不容易,直至有一年陪男友到西雅圖公幹,在百無聊賴的日子中,我忽發其想下載了一個3D程式,開始自學數碼藝術。」起初開始學習數碼藝術時,RUBY也曾因這市面較罕有的工作所得到的利益而沖昏頭腦,後來才醒覺長此下去,會令自己的作品變得毫無意義,才重拾初衷。

探索無限可能
RUBY以一年時間鑽研數碼藝術,並獲得人生第一桶金,其後創下了以自身作靈感的CGI虛擬人物,也開始衝出亞洲,迎來國際品牌如FENDI、名人GRIMES等的合作機會,傳媒亦爭相報導,以為她終於完夢成為藝術家,她卻認為自己只是微不足道。 「在香港,我作為女性從事數碼藝術 ,雖可說是先鋒,但在世界各地,有太多人才,而且他們從不會覺得自己有多強,只會不斷學習、不斷求進步。」

不受年齡所限
雖然在三十歲前成名,但她卻認為自己到六十歲仍會有很多可能性。「年少時太多變數,但當到六十歲,相信已有足夠時間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就像村上隆也是到近六十歲,累積多年經驗後,其藝術品才廣受全球人認識一樣,永遠也不會覺得太遲。」



只有零與一百
每個女生在年少時大概都曾對婚姻有過憧憬,期望自己能在三十歲前結婚、生小孩,過著平凡幸福的家庭生活,但現實往往未必能如願,而性格、際遇亦決定命運。RUBY雖在年初跟相戀七年的DOUGHBOY共諧連理,卻再沒有按照童年時對婚禮的幻想,穿起裙褂辦傳統喜酒,整晚換上多套華麗晚裝招呼親朋,婚後再準備生兒育女般,只是穿起一套婚紗,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婚禮,更決定今生不會生育。「我做任何事也需要100%的投入度,而且要做到最好。自己喜歡探索生活無限的可能性,甚麼都想學想試,因此不想三十歲後就只為子女而生活,既然不能用100%的時間照顧子女,便不要開始,把未知的煩惱變成往後生活上的負擔,影響跟丈夫的關係,也對小孩不公平。」

三十歲前的RUBY,曾認為一生留守在一個地方,跟另一半結婚、開聯名戶口兼生兒育女才是生活穩定,踏入三十歲才漸漸明白,只要跟身邊的人感情穩定,去哪兒生活也能有安全感。生命影響生命,當年RUBY跟DOUGHBOY認識三天便相戀,到這凹凸配花了三年時間認定對方,到結為夫妻,RUBY認為跟丈夫是100%的絕配,全因他們能互補。「他沉默寡言,但被我影響變得多說話;從前我情緒化又孤僻,他卻對人親切,從他身上學懂如何待人,現在我也能感受到自己可以放下面子,變得平易近人。」



生命有更多的未知
愛情得意,事業亦順利,但RUBY卻認為自己於香港的事業已到極限,「香港競爭大,人對藝術接受能力亦不夠高,留下來相信自己也未必能繼續堅持數碼藝術事業。」 兩口子希望能在三十歲的時期爭取更多機會,即將移師上海生活,但也不會定居下來。「將來的事,我不會計劃太多,正如我不會把數碼藝術成為終生職業,因為我會按照自己當下的想法而變。我太愛唱反調,當數碼藝術開始進步,或許我就會停止再做。」童年時未能完鋼琴家之夢,但RUBY現正學習豎琴,期望能考至演奏級,以它演繹重金屬音樂。

奈奈與娜娜的混合體
看著眼前身穿日本經典漫畫《NANA》T-SHIRT的RUBY,會令人想起同樣熱愛音樂的搖滾樂隊主音大崎娜娜,但言談間又會感受到她存有另一主角小松奈奈的影子。「《NANA》是我最愛的日本漫畫,覺得自己就像娜娜跟奈奈的混合體,性格跟娜娜一樣,強勢、對自己所愛的人和事都專一,亦同樣擁有悲慘童年。至於奈奈,應該是年少時的自己吧!會為愛人盲目付出,亦很易相信人。」即使《NANA》的故事因作者矢澤愛病重而沒有結尾,但就讓RUBY立下心願,希望將來可以買下版權,以她的數碼藝術為《NANA》劃上完美句號,實現她最大的夢想。

◎text_CANDY CHOY
◎photo_方紹邦
◎artwork_RUBY GLOOM
◎venue_TAI KWUN

Tags: ruby gloom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