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是靜宜跟布甸狗 ,那邊是月野兔和Q太郎,空白位置再找到了海綿寶寶、米奇老鼠甚至大力水手的模樣,不同年代的人物角色大大小小地交疊在一起,有些倒置有些沒有填色,混亂之中建構出一套獨有美學。西班牙藝術家JUDAS ARRIETA擅於將西方及日本的動漫文化有趣地匯聚在一起,七彩繽紛的筆觸之下將自己的哲思巧妙地演繹出來。今個月這位念頭多多的藝術家將於香港舉行其首個個展,我們為此與他作了一回詳細的訪談,好讓大家更為了解他的創作理念及個展內容。



你的作品大多注入了亞洲流行文化元素,還記得何時開始對之著迷嗎?
我初接觸亞洲文化的渠道大概是香港功夫電影及日本漫畫、動畫和電影,隨後便開始萌生閱讀亞洲文學、論文、歷史資料及不同類型出版物的興趣,就這樣在不知不覺間迷上了亞洲流行文化。我因而開始試著理解日本主義及其演化,從而意識到我在藝術史上並非第一位對這些題目如此著迷的西方藝術家。事實上,過往已有無數藝術家及創作靈感來自於亞洲。回說我的個人經歷,小時候總會在星期六看功夫、機械人等動作片,長大後才發現它們全都是亞洲的出品,由此便開始著手研究並將這些元素注入創作之中,某程度我的作品代表了如我一般在亞洲流行文化中成長的年輕人吧。終究,我的身軀裡承載著亞洲的靈魂(笑)。



確實,看過你的作品後得悉日本流行文化對你的影響尤深。你更不時提起2002年的日本之旅,可以跟我們談談那趟旅程對你的影響麼?
2002年那趟日本旅行,是我第一次的亞洲之旅。那可說是夢想成真,但同時間亦悟透一個偉大的事實:夢想永遠不會成真。夢想幫助我向前推進、展開新項目及至支撐生命,可是在我到訪日本之前其實帶著不一樣的夢想。我在日本前後逗留了三個月,生活在我於電腦看過的電影設定之中:遇到了藝術家、參觀了藝廊及博物館、擔任樂隊助理、製作音樂會海報……其中一件最棒的事情就是到訪了MANDARAKE的澀谷店,當時我只是想看看超人、哥斯拉、鐵甲萬能俠及喜歡的電影及漫畫角色商品,就在尋找途中我在角落的陳列櫃裡遇到了我人生第一件藝術玩具。自此之前我不曾接觸過SOFUBI,就在那天我決定要製作這種玩具。旅途中另一件對於身兼藝術家、粉絲、收藏家、御宅族的我來說最為吸引的事情,就是能夠看到在西班牙永遠不會看到的藝術作品及玩具。地下組織及FAN ART在日本來得相當重要,這些驚人的作品給了我很多啟發。夢想並沒有實現,但這引領我翻開了新的篇章。



以日本動漫為靈感外,留意到你也會把西方漫畫的元素注入作品之中,並將兩者以COLLAGE形式呈現呢。
不同的事物及經歷,成就了今天的我。小時候我生病臥床時,親戚總是帶漫畫給我看;祖父在戲院工作,每星期他都會送我戲票及海報;父母讓我跟隨當地藝術家學畫畫……沒有他們,今天我就不會走到這一步。現在回想更自覺這是一種特權,能夠享受及學習很多沒有實務的事物。到訪過許許多多個國家之後,明白到我們雖然在語言及習俗的文化上有一定差異,但實際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並沒有甚麼不同。撇除生活背景、膚色及宗教信仰,一般人都渴求同樣的事情:追逐夢想並與愛人過著有尊嚴的生活。與眾不同表示充滿豐富多樣的可能,由此這並非令人討厭的理由,而是快樂的原因。我的作品取材自不同文化,我試著將之混搭、創造出讓人享受的美好事物,希望獲得大家的歡心。對我來說,藝術是回報我經歷的一切——假若我沒有活著、接觸甚至愛上千千萬萬的事物,我便無法完成作品。另一邊廂,作為藝術家的我亦希望在藝術史裡佔一席位。不單是源於對自身的驕傲,而是我認為藝術家需要質疑(暫且)經已完成的所有事情,我通過作品努力嘗試達到這個目的,並能為後人留下貢獻及印記。



你筆下的作品總是傳達大量資訊,好奇你會在一件作品裡加入多少元素?
我喜歡畫畫,我一直也在畫,就此筆下的線條成了作品裡的主角。不完美的線條反映了我是一位失敗的漫畫家,但這種戲劇性的趣味讓我變成一位快樂的畫家。我的作品深受東方文化及藝術史(不時參考二十世紀的藝術家及藝術運動)影響,同時亦嘗試反映我們所經歷的社會、文化及技術變化如電子遊戲、電腦程式、虛擬現實體驗等與新世界交流互動的嶄新休閒享樂方式。我們的生活擁有不同的生命、層次、現實、維度,好讓我們去行動、創造、戰鬥甚至生存,這是一幅真實而重要的COLLAGE畫作。我的作品就是生活後留下的痕跡、印記,是過去生活經驗及回憶的解碼成果,反映出積極而多姿多彩的學習過程。畫作的美學、技術、程序及元素都是基於創作體驗時的選擇,我永遠不知道自己要畫甚麼,只知道自己有一股想畫畫的衝動。



你剛才提到作品可反照出如你一般在亞洲流行文化中成長的年輕人,那麼你是否試著透過作品勾起大家的童年回憶?
沒錯,我的作品反映了由電視、漫畫、電腦遊戲、電影伴隨成長的一代人,經歷並享受這種生活方式變化的一代。在藝術各種範疇中,我最愛畫畫。我不喜歡用油彩,而是會直接拿起MARKER去畫,一切來得直接純粹。我畫得很快,不愛等待,這解釋了為何我會在同一時間處理各種各樣的元素。我作畫的目標是享受創作過程並將這種體會傳達給其他人,這大概說明了為何我的作品總是跟童年有直接的關係。小孩在沒有偏見規範之下長大,他們從錯誤之中吸取教訓、不懼怕做任何事情。我的工作室不像一個成年人工作的地方,反之更像孩子玩樂的房間,或許我就是一名想不斷嬉戲、學習、成長、失敗再重新開始的大小孩。



正因如此,我們尤為喜歡你的作品。可否介紹一下今次即將在香港舉行的個展?
過去一年來,我一直埋首籌備今年底在西班牙舉行的個展:「MY FAVORITE ARTISTIC TOYS」,這將會反映玩具藝術運動對當代藝術的影響。我認為若要理解這運動,就必須了解全球玩具業的發展。當我開始研究藝術玩具的文化現象時,發現每個人均有一段無法忘記的初體驗:我們玩的第一件玩具,那些神奇時刻成為了栽培這個新藝術運動的種子。因此專注於藝術玩具這個題目之前,我列出了一系列我玩過的玩具及一些我小時候渴望擁有的玩具,筆下就此畫下了機械人、鐵皮玩具、汽車、火車、塑膠公仔、模型及大量超合金…… 倒帶至四十年前,年僅十歲的我在電視上接觸過鐵甲萬能俠;雖則當時西班牙也稱得上為一個玩具帝國,卻不見超合金的蹤影。我記得那時曾經擁有MATTEL出品的SHOGUN WARRIOR,但其他玩具大部份是機械人、玩具車等。

自2000年開始,互聯網及網上商店變得普及,我開始以收藏家的身份去發掘更多玩具。2002年的日本之旅及2005年的香港之行,我遇上了超合金。事實上我早在雜誌及寫真看過超合金的模樣,但那兩趟旅行我才真真正正見到真身,能夠拿在手中把玩及將它們買回家。成為藝術家之前,我只是情迷於此的御宅族,很高興自己的喜好能夠發展成為事業。每當我不能擁有心儀的模型玩具,我便會把它們畫下來並置於工作室中,完成後既能滿足自己的慾望亦可向創作這件作品背後的藝術家致敬。在不久的將來,我將會設計屬於自己的超合金。回說現在,今次香港個展我將帶來的超合金畫作系列全都以為人熟知的超合金為主角,當代藝術讓我有機會純粹而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現在對FAN ART的藝術家,動漫粉絲的網頁、角色創作的網上教學等相當有興趣,這是一個充滿創造力、將插畫及動畫交匯融合的世界。若藝術的目的是觸發情感,那麼藝術與FAN ART之間是否存在界線?(笑)似乎將話題扯遠了,再確切回應你的提問。超合金系列裡全都是我喜歡的玩具,我不是那種會畫蘋果、花瓶的藝術家,超合金就是我作品裡的主角。今次我在香港第一次舉行個展,預備了不同類型的作品——十幅以印刷形式呈現的超合金作品及十四幅手繪原畫,還有模型公仔及更多驚喜(那就要親身來到展覽會場才知道了)。



提到模型公仔,你還會帶來特別系列的JUDAS Z及TEEN Z,對吧?可否跟我們介紹一下兩個角色背後的故事?
單看外觀,JUDAS Z很明顯是受到阿童木及PANDA-Z的影響,我再加入自身的元素便成了有趣的自身寫照。若瀏覽我的網站,便會發現這個公仔跟我相似得很。哈哈!這是一隻PVC的禿頭男性公仔。禿頂公仔大多會受到鄙視,但我相信亦正因如此才深得大家喜愛。JUDAS Z是個很有趣且很有份量的角色公仔,接近14吋高並擁有濃密的一字眉、後腦勺幾把散開的頭髮及小鼻子等突出雕刻特徵。這是一件非常獨特的作品,有九種不同設計,每款限量製作五十件,即共獨立製作發行四百五十件作品。

至於TEEN Z,則是JUDAS Z的微調演化版本。早陣子我在印尼舉行的展覽嘗試以樹脂為材,與西班牙的ART TOY GAMA及印尼玩具博物館MOT合作帶來二十件TEEN Z公仔——前者負責3D塑形,後者則處理樹脂部份。我對這件作品非常滿意,這是一個年輕版本的JUDAS Z,看起來像個壞男孩卻依舊留著光頭、有自己的態度。我希望在短時間內可以擴展Z的國度,帶來更多角色。設計及生產玩具是一種好的病毒,我不想停下來。我此時此刻,仍努力地創作呢。

TOY ART HK
日期:11月12至14日(星期五至日)
地點:觀塘偉業街133號3樓(Inspire Hub)

Tags: toyarthk milk magazine milk judasarri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