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Out of Time(R.O.O.T)的四位成員,本身都是獨當一面的音樂人,各自在樂迷心目中也有既定的音樂風格。但當擅長JAZZ的TERIVER、充滿實驗感的JAN CURIOUS、遊走於POP與ALTERNATIVE的阿道和子瑜走在一起,得出的結果卻令人感到驚喜,因為在當中會找到JAZZ的痕跡,卻又不是JAZZ,帶點流行元素,卻完全擺脫了主流音樂的法則,讓人無法準確定義其風格。不過,能否定義都不是重點,因為R.O.O.T的音樂,甚至是任何類型的音樂,根本就只是一種感覺,無需定義。對樂迷來說,好的音樂盡情欣賞,對R.O.O.T來說,只想玩出最純粹的好音樂。

誠如鍵琴手阿道所說,樂隊的成立,本來就是想放下四人在工作範疇的身份,做些平常未能發揮的事,就像TERIVER和JAN所說的「包拗頸」心態,別人的想像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別人不想用、不會用的元素,卻成了他們的點子,因為沒有迎合任何人的包袱,R.O.O.T的音樂就如鼓手子瑜所說般純粹,「我們常常因為太忙,然後可能轉眼便到了下次要演出的時候,那我們就要想出新歌,然後到band房開始隨便玩一玩,那就跑出最純粹的狀態了。」因為時間總是不夠,所以他們以Running Out Of Time為名,也因為沒有時間細想,就成了樂隊的面貌,可以是千變萬化的面貌。阿道更笑說:「因為我們都沒甚麼所謂,只要音樂好就可以,那就可以試很多東西。像今次我們玩了對白,下次還沒想到做甚麼,可能又不知玩到哪裡去了。」

就是這種沒所謂的心態,不但為樂迷帶來廣東歌少有的趣味,同樣在創作過程中為成員帶來不少的驚喜。阿道說:「在隊中我是負責發掘每個人的潛能的,因為看到他們有很多應該做到,但又沒試過的東西,那就將這些元素放在我們的創作中,看看會變成怎樣,而他們也從沒拒絕我提出的奇怪要求。」JAN笑說:「其實我在錄音時,常會隔著玻璃問阿道:『係咪㗎?」』,『下?真係咁?』,不過很多時都夜了,就順他意願盡快完成回家睡吧!」如是者,四人互相接應對方的要求和嘗試,便生出了第一首廣東話作品《人間有愛》,效果有趣好玩,便一掃JAN在錄音的疑惑,更突破了其對創作廣東歌的盲點。

R.O.O.T的《人間有愛》經歷了半年時間才面世,雖然時間漫長,但就奠下了R.O.O.T在未來的創作方向,JAN說:「這首歌的出現,定了R.O.O.T想要的方向和內容,當這方向出現了,往後便會比較快。」因此大概不必等太久,他們的新作便再出現,而且除了四人還可能會邀請不同範疇的音樂人,如其他主音、鼓手、BASS 手、填詞人等等,就是任何可能性也隨時發生,儘管拭目以待。

Tags: r.o.o.t music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