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九年,RubberBand將於今年四月再次舉辦紅館演唱會,一眾樂迷都比以往更雀躍,先後兩次宣布加場;再準確一點,這場演唱會是九個月以來,RubberBand首個實體演唱會,大家終於可入場親身感受十三人大樂團與樂隊互動的火花和撼動,也是自疫情以來,香港難得一見的大型音樂會。

訪問前兩晚,主音6號和結他手阿偉在網上開了一個聊天室,題目是「分享一次你看演唱會最深刻或感動的體驗」,吸引不少樂迷入房分享。不約而同地,大家都說疫情下幾乎所有表演都變成網上直播,讓人更懷念在實體演唱會中與歌手和樂手的對話及交流、看得起勁時與同行朋友站起來手舞足蹈、感觸時來個大合唱,這都是網上音樂會無法感受的。聽到這裏,6號說:「餓夠了」,而「餓」的,其實不只是樂迷,還有RubberBand自己。



去年疫情影響,RubberBand無奈把原本預計有觀眾入場的《!》音樂會變成網上直播,鼓手泥鯭直言沒有觀眾的音樂會總像缺了一塊,不夠完整,因此很慶幸今年四月終於可舉辦實體紅館演唱會,與真實觀眾面對面交流。今次演唱會主題是「Ciao」,是一場圍繞「散」與「聚」的演唱會,訴說一切關於你和我、在城內發生的每個故事。有這樣的命題,皆因過去兩年幾位團員都有深刻體會。阿偉說:「上年的網上音樂會,讓我明白到相聚並非易事,我們與Patrick雷柏熹的十三人爵士大樂團可以聚在一起表演,觀眾可以入場聽音樂,一切原來得來不易。」6號憶述有一位和音對他說,可以一起開工已經十分感恩,「我們這班老戰友已多個月沒見面,終於因一場音樂會聚頭,知道大家安好,然後再全情投入在台上好好享受,早已超越了開工與否的層面。加上媽媽去年離世,我沒法子不成熟起來,勇於面對離散。」



的而且確,過去兩年特別在疫情之下,散聚彷彿變成了「茶餘飯後」話題。大家身邊總有朋友提着要移民、有不少家庭要分散異地,即使同處香港,也可能因防疫問題無法相見。正如泥鯭所言:「開電視看新聞,有人要突然離開家園、有人要突然告別家人,這些事在城內不斷上演,難免對散聚有不一樣的體會。」此時阿偉聲線略帶微顫,說:「大家都喜歡自己的家,但身邊確實有不少朋友為了家人選擇離開,但我相信有散,必定有聚。」或許這就是RubberBand阿正選擇以「Ciao」為演唱會主題的原因,「Ciao」一字同時包含「HELLO」和「GOODBYE」,海報上兩個人在人海中面帶微笑向對方揮手,你或理解為二人在亂流下互相道別,也可理解為二人久別重逢,但無論如何,也請記得笑着面對。

今年四月,樂迷也將與RubberBand久別重逢,6號感恩有大家支持,令演唱會可以加場再加場。可是,在疫情下RubberBand未必能跟大家如往日般接近,未必可與大家在伸手可碰的距離下,唱《發現號》、《前面十一萬里》等歌曲,「但我們會努力透過音樂編排和流程,讓大家在各自座位上,都能感到RubberBand與大家精神接近,感受我們如何看待散聚,用歌曲跟大家說珍重。」泥鯭則希望樂迷入場後,好好享受整個睇SHOW過程,感受時代下只得一半入座率的演唱會。「由搶票、到場排隊、看紀念品,入場後買雪糕、場內燈關了便一起歡呼,全部都是實體演唱會獨一無二的體會,而且一定要有現場觀眾才成事,若以後都沒有了便十分可惜。」6號笑說可能大家到場後,會忍不住跟帶位姐姐合照,畢竟太耐沒看過演唱會了。「作為樂隊,我們很期待見到真實觀眾,聽到大家的呼喊聲,用我們音樂的高低頻率,為觀眾帶來震動和撼動,一起記住那種網上直播無法取代的滿足感。」約定大家,四月紅館,Ciao!





Tags: milk magazine milk channel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