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9年初到2020年末,從《醒未》到《練習說再見》,RubberBand的最新專輯《i》,紀錄了在香港千千萬萬個「我」的兩年經歷。專輯中樂隊更初次與日本KYOTO COMPOSERS JAZZ ORCHESTRA合作,突破音樂與地域的界限,帶來令人耳目一新的音樂色彩,見證有悲有憤的日子裡,依然懷有希望,只要盡力去做,再微小的個體也可令人驚嘆。

屬於香港人的專輯
不經不覺已來到RubberBand的第九張專輯,以樂隊傳統的字母順序命名,這次理所當然就是「i」,但其實這並非最初的版本。主音六號說:「在2018年做完《HOURS》專輯後,我曾想過下一張專輯可以是『ISLAND』或『ISLANDER』,因為香港人都是島上的人,這張專輯便說一些關於這個島、島上人的故事。但大家討論後,覺得簡化為『i』可能更好,因為這除了是個字母,也代表了『我』,是個大家自幼稚園已學到的英文字。後來我們再加點發揮,將小楷『i』倒過來看就是『!』,就是說無論有多微小的個體,自己也可是令人驚嘆的感嘆號,恰巧就是方皓玟所唱的《你是你本身的傳奇》!」就由這個有趣的概念開始,RubberBand以《i》紀錄了這個小島的非常歷程。

生活影響著各種藝術的創作,RubberBand的音樂也不例外,從2019年初開始創作,最早完成的《醒未》與《孤島人》成了專輯首兩支作品, 意在喚醒這個小島上的人不要只著眼於手上屏幕,要多放眼世界注意周遭。緊接以《每道微小》為專輯點題,在曲風上是典型BIG BAND JAZZ風格,內容上則帶出每道微小的力量也能成就大事,與後來的《朝著大海》、《FIRST DATE》連成專輯中清爽甜蜜的章節,但緊隨《FIRST DATE》甜蜜餘音而來的,是《漫長》的一聲天雷,鏡頭從二人世界急速拉闊到社會環境,《百毒不侵》反照毒氣處處,疫症令東京奧運取消了,生活仍然要繼續,人人也成為生活場上的《健兒》,到最後一曲《練習說再見》,觀照著近來常有聽聞送別友人的情境,寂靜地總結我城這兩年間的段落。如六號所說,這專輯像是注定要這樣進行,這段日子獨特的感受刺激相應的創作,專輯的意義也由最初一個「i」,變成了千千萬萬個「我」的經歷。

BIG BAND音樂成就解鎖
除了在內容上有著獨特的意義,這張專輯在曲風上也是RubberBand音樂歷程上重要的一章,因為四人終於一圓心願,完成了一張融合BIG BAND風格的專輯。低音結他手阿偉說:「如果一直有聽我們音樂的話,都會發現我們從第一張專輯開始便有這類音樂元素在當中,如早期的《一早地下鐵》、《小涼伴》,到近期的《阿發號風光》、《那一端》等。」這些每張專輯的小嘗試成了《i》的BIG BAND種子,在初期構思專輯的音樂風格時,原來也有過其他考慮,鼓手泥鯭說:「當時阿正做了很多功課,建議了可從管弦樂、中樂、管樂方向考慮,但因為一直也有不少歌手在做管弦樂,我們身邊又沒有熟悉中樂的音樂人可做整合,所以BIG BAND管樂似乎是比較合適的,因為阿正與另一位監製雷柏熹也有這個底子,所以便定下這個方向。」因著RubberBand慣做POP ROCK音樂,在製作之初也有猶豫應完全以BIG BAND方向創作,還是按慣常做法寫出想寫的作品?「凡事也不能一步登天,如一下子做得十分高階的BIG BAND效果,聽眾也未必容易消化,而作為主音的我也可能未能駕馭,那就可能會令這個音樂實驗在開始階段已失敗。」六號如是說。所以經過思考後,大家決定按著樂隊的步伐創作,再交給監製與日本十三人大樂隊KYOTO COMPOSERS JAZZ ORCHESTRA決定如何融合RubberBand的風格,經過去年四人專程飛到大阪為其中三首歌進行錄音後,大家覺得氛圍對了,既保留了樂隊的個性,也帶出BIG BAND的特質,便按此方向前進,雖然後期因疫情關係而未能親身到日本錄音,但憑著音樂的神奇力量與科技幫助,編曲與錄音也在隔空情況下順利完成,成就了一張RubberBand相當滿意的作品。

雖然專輯完成了,但對他們來說BIG BAND音樂還是要一行人現場演繹才算是圓滿,所以早在製作之初已定下在推出專輯的同時,要與十三人大樂隊來個現場音樂會,讓樂迷能親身入場感受這獨特的音樂魅力。可惜在疫情之下,現場演出的計劃暫時未能如願,唯有繼續順著時勢,轉以網上形式進行,邀請香港的BIG BAND樂手共同演出,透過精心設計的舞台、燈光,及為現場演繹重新編排的音樂,讓樂迷隔著屏幕也能感受RubberBand與BIG BAND合奏帶來的共震。這次演出圓滿告終,令人更為期待不久之後可來一次實體音樂會,但相信這個網上版暫且也足以鼓勵大家繼續堆疊微小的力量,逐步實現看似不可能的改變。

按此即看《每道微小》MV

Tags: milk magazine milk channel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