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擾亂了世界秩序,令不少人忽然多出時間聆聽內心,重整人生道路。三位不同年紀和背景的紋身師,不約而同地都在疫情期間找到新方向——CRYSTAL在未夠二十歲時便認清前路,立下決心要成為紋身師;ALEX在三十歲時獲太太支持,離開從事近十年的航空業,放膽開設理想中的紋身店「SKULLIPOP TATTOO STUDIO」;還有一個大家熟識的面孔,修讀設計出身的結他手MJ在疫情下拜師學紋身,苦練近一年終獲師傅認可出山,兌現了五、六年前給自己的承諾。三人互不相識,卻因共同興趣聚頭,在ALEX的紋身店內展開第二人生。

不同的起步點 一樣的開始理由
MJ:「我和CRYSTAL同一日上堂,可是年紀差距問題、音樂品味不同,她不知道我是誰。」說罷眾人大笑,CRYSTAL也不好意思地點頭,說:「我們是同一位師傅的學生,現在是紋身師,之前的事別講了,由它過去啦!」對的,無論是訪問當日只得十九歲,身材高佻加一頭金髮也難掩少女味的CRYSTAL;抑或剛滿三十歲,文質彬杉、談吐得體有禮的ALEX;還是自稱廿七歲(出道時),大家都見識過他台上風采的MJ,他們現時都是能夠獨當一面的紋身師,而且不斷進步,務求令風格更突出。

(左起)CRYSTAL紋身年資一年、ALEX三年、MJ一年,三人系出同門。

原以為最年輕的CRYSTAL說話會較少,事實卻相反。當問到為何突然學紋身,她首先搶答:「不是突然的!」她指爸爸媽媽身上有多個紋身,自小已對紋身有概念,自己十五歲時就在外國紋了第一個紋身。「我一直好喜歡美術、好愛畫畫,爸爸甚至看到我的畫,會大讚好適合紋身,由那時起便有興趣了。」CRYSTAL在考DSE前因疫情停課,就趁此時帶着自己的畫作拜師學藝。ALEX和MJ在旁大力點頭,明顯也不是心血來潮、閒來沒事才去學紋身。ALEX:「兒時覺得《古惑仔》很有型,然後去美國留學,發現身邊同學十六、七歲已經開始紋身,加上當地紋身店林立,理所當然地加深了我要學紋身這想法,二十歲時就請美國朋友幫我紋了第一個紋身。」



MJ與CRYSTAL一樣,十五歲在加拿大有了第一個紋身,當時已想學紋身,甚至早在六至七年前已拜師,只是直至疫情期間才有時間上課。「當時師傅對我說只要我學,他便會教,但過去幾年,我在音樂事業上實在太忙,直到去年疫情期間工作量減少,才有時間做我想做的事。」這句「做我想做的事」,聽來有弦外之音?「我常研究別人身上的紋身,也會上YOUTUBE看世界各地紋身師的影片,我100%肯定自己會做得到、會做得好!對比彈結他,我更加有信心做得好紋身師這崗位!很記得第一天拿起紋身槍,畫第一條直線時,我就知道『對了,是這種愛了,是這種興奮了!』」他直言,對上一次有同樣「愛」的感覺,已是十九歲。「那時我第一次在台上表演結他,好正,好開心,但之後就沒有了。我看過很多非常優秀的結他手表演,但我心裏知道,即使再練廿年、再彈一世,我也不可能達到他們的水準。唯獨是紋身,雖然練習時覺得很難,但我就是愛!我就是知道只要用心,一定,一定能做到心中的標準!」



講到「標準」,兩位哥哥笑指CRYSTAL缺席率最高,卻又「無人奈得佢何」。大師兄ALEX說:「有時藝術真的講天份,而CRYSTAL正正很有天份。別人可能用數個月練習拉直線,她卻邊看NETFLIX邊畫,偏偏她又很快就獲師傅准許練習下一步。」MJ大喊「心有不甘」,「或者年輕真有著數,學習能力高、手夠定⋯⋯我練三個月,她也練三個月,但她可以缺勤,我不可以;她可以分心做其他事,我就必須很專心才做得好。」會否只因你彈結他彈太久了,手有傷患?「吖,這原因我倒也沒想過,你如此一說,很好,我心舒暢了!」 他們起步時間不同,但開始的理由一致地,因為喜歡。



現在才開始,太遲了?
很奇怪,既然大家十多歲就想學紋身,為何就只得CRYSTAL真的在十九歲拜師,ALEX和MJ現時才開始人生新階段,不會太遲嗎?想不到搶着回應的,又是CRYSTAL:「你永遠都會覺得自己太遲,今年決定連大學也不讀了,要做紋身師了。但你一樣可以想:『哎呀,早知會做紋身師,應該一早連DSE都不考好啦。』現實沒有早知,所以根本不用思考是不是太遲,立定決心就去做吧!」這話再次引得ALEX和MJ點頭同意,MJ:「或者好老土,但現實如是。之前音樂工作太忙,未容許我分身,到我可以分身了,我就馬上去做。而且我以前也忙得開心啊,所以我不後悔,也不會想遲與不遲這問題,現時有了目標就盡力做,我好享受這個心無雜念的狀態。」

ALEX認同只要行了第一步,遲或早其實不重要。他坦言由三年前拜師,到今日有自己夢想中的紋身店,太太VICKY是最大功臣。「之前一直做航空業,所追求的不是夢想,到三年前我轉到工時穩定的公司,太太便鼓勵我重拾興趣。到今日終於實現夢想,即使要自負盈虧,太太依然全力支持,我很感恩!」聽罷MJ和CRYSTAL也笑稱要親口感謝阿嫂,「沒有你推ALEX一把,我們就沒有一個這樣乾淨舒服的工作室了哈哈!」ALEX坦言開紋身店除了是個人夢想,更希望讓紋身文化進一步融入香港。「看我的店SKULLIPOP TATTOO STUDIO,不是從前大家以為『好飛仔』、『烏煙瘴氣』的紋身店,反而很CHILL、很整潔、有格調,希望可以讓大家更容易接納紋身文化。」

店內每個細節都可看出ALEX的講究,陳設整齊、光線明亮,一開門口便聞到令人放鬆的淡淡香氛味;店舖中間放了兩張大梳化,方便大家溝通交流。

紋身師是興趣?是終身職業?
CRYSTAL再次搶答:「絕不會單純是興趣,因為紋身不是一個興趣班就可學到的,你要花很多心思和時間。」她以「少林寺」作比喻,「畫直線要用幾個月,假如只當是興趣班,你會願意嗎?」ALEX很滿意這講法:「你一入少林寺,就要專心以練好功夫出去打拼為終極目標,所以要花很長時間練好一個技巧。紋身亦然,我見過有人足足一年不斷畫直線,而之所以會有這種毅力,正因為紋身不只是興趣。」MJ在旁笑了笑,說:「我用了九個月才離開少林寺,日後要修煉的路還很長。」

紋身不只是興趣,不單因為要投放很多感情和時間,更因為要對把身體交給你的人負責。MJ:「所以修煉的路確實很長,未來我會視紋身為終身職業,但人是可以身兼幾職的,紋身師不會是我唯一職業。之後有音樂PROJECT我一樣會去做,有人邀請我做樂手,我也一定會去。」CRYSTAL:「一樣!我喜歡ART,但ART有很多不同範疇,我還年輕,我不會被紋身師框住自己的發展。」ALEX的想法則有點不同:「當外國人視紋身為藝術,喜歡各種藝術的人又有許多途徑讓人認識自己,譬如愛塗鴉可參加大大小小的塗鴉比賽,一步步把藝術變成事業,養活自己,甚至出人頭地,我希望香港人也可以。所以我們不但為客人提供專業紋身服務,也盡力搜羅優質的護理用品,令客人滿意,自然就會回頭;而年輕紋身師也可以有空間發揮和磨練,當然亦一定會有收入啦!」

ALEX特地把西班牙著名的純天然品牌BALM TATTOO帶到香港,包括全港首度發售的BALM TATTOO SHOTS迷你便攜式紋身膏。

紋身是HEALING⋯⋯
對於從事藝術能否維生,相信三人中最有體會的是MJ,他直說先不談維生或賺錢與否,紋身過程本身是一場十分直接的心靈交流,是當中可貴之處。「紋身需時不短,而且有時需要客人回來幾次,一旦臭味相投就自然會談及很多話題,而且客人全心地相信你了,慢慢就會建立起好友關係。」他笑說有客人連分手、失戀等人生大事都會分享,他就為對方做心理輔導,「這一點與我做音樂的初衷相似,去用音樂陪大家走過高山低谷,我本身就很享受與人聊天,做紋身師正好可面對面交談,滿足我多話又八卦的慾望。」ALEX更說一個紋身通常對當事人而言都有特定意義,因此紋身也是一個HEALING的過程。

他以自己小腿上,由師傅親自操刀的SUGAR SKULL為例,「墨西哥亡靈節裏,SUGAR SKULL是用來悼念離世親人的物品,對我來說就代表了愛和思念。」

但對於能否維生,MJ這樣回答:「老實說,做紋身師與做音樂,我覺得前者在香港更有搵食潛力!做音樂好被動,一個疫情打過來,始料不及,你看行業變成怎麼樣?加上香港還有很多人不太尊重音樂,我入行十多年了,可以告訴你實在不易行。相反,做紋身師是一門無法完全複製的手藝,有人喜歡你的設計和風格,想紋身時自然就會找你,因為每一位能做到的效果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人可互相取代。 」



MILK GIFT:任選下圖其中一款
以下就是三位紋身師特別設計的圖案,單看圖也能看出三人風格截然不同,有自己擅長的畫風和喜歡的元素,令作品具獨特性,你又喜歡哪一個呢? (左起)DESIGNED BY: CRYSTAL, ALEX, MJ。你可從三個圖案中任選其一,三位紋身師將親自操刀,而紋身的位置當然也由你決定。

ALEX:instagram.com/skullipop_tattoo
MJ:instagram.com/mjtam.mr
CRYSTAL:instagram.com/tantalize_tattoo

MiLK Magazine Facebook專頁指示,完成各步驟及填妥表格,註明想紋以上哪一個圖案及原因,即有機會由SKULLIPOP TATTOO STUDIO紋身師為你親自操刀,並獲贈西班牙BALM TATTOO修復護理用品。
按此填寫MiLK GIFT表格



Tags: popular milk magazine milk gift milk editor's p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