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想過自己會在何時離開人世?二十歲前的本地紋身師LILY CASH,曾經覺得三十歲已是人生的終點,這年紀對她來說就像七老八十。但當真正踏入三十,才發現其實年齡雖漸長,但也只是數字上的變化。每個年紀都有它的魅力,年齡不應是女人的秘密。「年齡只是自己給自己的難關,當你不把它當作是一回事,一切也沒有很大的差別。現時我會不時放聲告訴身邊的人我已三十歲了,更覺得這年紀很COOL!」一身紋身的LILY CASH,讓她看似冷酷,其實是個率真又愛說笑的人,而且對很多人與事都是從一而終。整齊的瀏海配黑色中長髮,是她從幼稚園時期開始便頂著的髮型,雖曾中途試過染髮、剪短,但不足一個月便打回原形。夢想亦然,自小希望成為設計師的她,因為愛上紋身結果成為了「皮膚上的設計師」,堅持至今已有六年,已視它為終身職業。



靈感失靈時
紋身師就如設計師,需要汲取靈感來為客人設計出獨一無二的圖案,或許因為疫情,讓本來每月都會出國參與紋身展的她,只能留在香港工作,加上無形的壓力,失去了靈感,無論怎樣也畫不到圖。自2019年起,她便開始停工,變成百無聊賴,起初男友也不明所以,但始終創作是迫不來的,只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經過近兩年的休止期,慶幸她沒有脫離本身的行業,在她踏入三十歲的今年,某一天突然靈機一觸,靈感終於回來找她,終於知道自己想畫甚麼,於是不停畫,在這段期間,也開始了「手刺紋身」。「這種紋身方式是我的新嘗試,會以人手利用工具代替電針逐針紋上圖案,這種方式雖然比一般的紋身需時較長,但痛楚會減低。對我來說,這個新嘗試很好玩,連客人也認同。我覺得如果你的工作能帶給你好玩的感覺,這份工作就可以長久。」

亦師亦「友」
坦言自小已十分任性的LILY CASH,因為中學時一位老師給她的一席話,覺得很有意思,十六歲時毅然去紋第一個紋身。真正踏上紋身師的旅途,全因讀書時期身邊的那位同學,即是她的紋身師男友KARL。「我們是設計學校的同學,畢業一年後再相遇,他已成為了紋身師,由於自己熱愛紋身文化,跟他志同道合便自然地走在一起,每天一起談紋身,從他身上認識及了解更多關於紋身的事。相戀三年左右,更索性向他拜師學藝。」二十四歲首成紋身學徒,面對既是男友又是師傅的KARL,雖然對她十分嚴格,學習時稍有差池會毫不留情責罵,但私下又會扮演好男朋友的角色。果然嚴師出高徒,LILY CASH的知名度亦在這六年間愈見提升,成為男友創辦的「美富紋身」的重要一員,二人亦從從前的三人組,擴展至現時有十多位紋身師集結的團隊。

紋身不一定有故事
打扮時尚的LILY CASH,其實是個很愛古舊文化的人。童年時的另一夢想為考古學家,自幼已熱愛研究中西歷史,因為未能回到過去,覺得能從歷史遺留下來的事物作推考十分有趣。雖然成為考古學家的夢想未能如願,但至少以紋身師一職延續設計師的夢。當你以為這個喜愛歷史故事的人,也會跟你談及其紋身的故事,身上皮膚八成被紋身佔據的她卻告訴你,沒有一個紋身背後藏著故事。「我尊重別人的紋身背後擁有其故事或意思,但我就只是喜歡它美的純粹。」因為出眾的外型,LILY CASH也成為時尚界寵兒,但她堅拒成為時尚網紅。「每次我也會強調我是紋身師,而廣告造型照合作出來的效果必定要有型、有美感,而且一定不會接拍扮演『古惑仔』般的江湖人士,不想令人對紋身有負面的看法。」



延續紋身夢
成為紋身師雖讓LILY CASH完夢,也因為此工作,讓她可以認識更多人,變得更開朗,也更膽大。「自己英文不好,過往有點害怕跟人以英文交談,因為紋身,讓我有機會到歐洲參加紋身展,多跟外國人交流,人也大膽了。」自認任性的她,雖說自己從來沒有規劃過自己的人生,但這行業延伸了更多的夢想,讓她繼續追尋。曾到過巴黎參觀過紋身展的她,欣賞當地紋身展有如大型演唱會般的規模、紋身師的精湛技術,以及破格表演,期望有一天自己可以以紋身師身份參加。

堅持到底
紋身師需要良好的視力、體力,不過隨著年紀漸長,慢慢總會力不從心。「只要身體狀態仍許可,我會做一世!雖然會堅持,但也明白紋身不是我的全部,我也會去發展其他業務,不過也必定會圍繞紋身。例如我會幫師傅培育更多人才,希望有機會帶著這個團隊到海外開分店。」

尋求簡單人生
為了延緩身體機能退化,LILY CASH在兩年前開始積極做運動,希望自己能一直堅持,將來到了六十歲時,仍可以身體健康,開開心心、漂漂亮亮地活下去。「自己的人生自己要負責,做運動除了希望年紀大時也盡量能保持身型,它也能磨練我的意志,讓我不再像年少時般情緒化,容易忿怒、不開心。我已深明發脾氣、不開心也無補於事,因此現時的我可說是長期處於平靜的狀態。」三十歲前的她已實現了紋身師的夢,三十歲過後,她只想自己跟身邊的人同樣能快樂,豐衣足食。「聽起來像很簡單,但其實很難。年少時曾試過捱窮的日子,學紋身前近乎沒有收入,窮得只能吃薯片當一餐,所以覺得年老仍能夠有飯吃、睡得飽,和快快樂樂,便已足夠了。」LILY CASH坦言每個學紋身的學徒,都必定會經歷過極窮的階段,但只要能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做人開心,跟她當初一樣沒想太多,只是堅持做自己最喜愛的紋身,活在當下,總有一天會成功。



◎text_CANDY CHOY
◎photo_方紹邦

Tags: milk magazine milk lily c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