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同二友」這兩姊妹星座一樣,卻有着幾乎相反的性格——姐姐謝芊彤行事務實認真,妹妹謝芊蕾卻是天馬行空。然而,讓二人連結起來的,是喜歡創作和音樂的心。數數手指,由姐姐第一個音樂會計起來,出道原來足足十年了。一直喜歡聽雷同二友的歌,原因是感覺很舒服,編曲不太花巧,歌詞也不特別深奧,兩個女生溫柔地唱着,就像在耳邊說着一個個小故事。最近她們推出新歌《沒有東西送給你》,內容直白卻動人——簡單的陪伴,就是最大的幸福。「音樂對於我,是個記錄事和情的工具。近年城市裏太多不愉快,我們更希望做『音樂醫生』,把快樂傳開去。」她倆打打罵罵,卻聲線甜美地說着。



姊妹變組合 只因「難搵人」
起初姐姐芊彤先在網上嶄露頭角,那是2011年,她讀了一篇新聞提到南京一位「望女成龍」的媽媽,在考試前逼女兒一夜間做大量數學練習,逼得女兒憤而寫下一首詩《媽媽,我壓力很大》。芊彤有感而發寫了同名歌曲,仍是學生的她與妹妹拿着樂器,在睡房簡單地錄好歌曲便上載上網,想不到就此讓她有了人氣。隨着作品愈來愈多,2012年芊彤舉辦了首個個人音樂會,場地是當時仍在旺角的呼吸CAFE,而妹妹芊蕾則在場幫忙打點,未有在台上出現過。芊彤笑說:「是啊!我們一直知對方懂樂器,又愛唱歌,但因為性格太不同了,從沒想過要做組合。」直至一次芊彤要參加歌唱比賽,才「逼於無奈」找芊蕾合作。「那時我找不到拍擋一起比賽,唯有硬着頭皮問問下格床的她,結果音樂就這樣把我們連繫起來,之後就一直一起玩音樂了,成為『雷同二友』。」芊蕾在旁聽着,邊笑邊點頭,看來對於姐姐說是「逼於無奈」才找自己,她欣然接受。「她也真的沒說謊,事實就是她『是但求其』邀請了我,哈哈!」

寫歌療癒自己和他人 唱《八芭啦笨爸》送別爺爺
創作至今差不多十年,她們的曲詞依舊柔和輕鬆、淺白易明,是童心未泯,還是堅守信念?芊彤直說有時候每日發生的事實在太多,每件事都很容易被忘記,因此歌曲就有盛載着這些事的作用。「我堅持寫記錄時事或日常小事的作品,可能十年後再聽這首歌,就會記得這段故事。現在我們更有一份使命感,因為在這城市生活快樂已變得奢侈,如果我們的音樂,可讓人跳去另一個世界休息一下,就好了。」

事實上,要感動聽眾,大概應首先感動自己,有時一首歌發放的能量,遠比你想像的大。芊彤舉例說:「寫《八芭啦笨爸》時,其實是想城市裏,大家一起停下來,好好擁抱可以輕輕鬆鬆的時刻。我們想像身處幻想世界,哼唱着放鬆心情的歌曲。」可是,意想不到的是,她們竟在數年前,唱着這首歌送別臨終的爺爺。「爺爺臨離世時,我們唱這首歌陪伴他離開。很奇妙,他常說人離世後是個去外星遊歷的旅程,而我們這首歌中,有一句是『小小星球到處走』。既可給他安慰,也讓我們覺得這場離別就似送機一樣,是陪伴,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即使當時歌曲能讓她們頓時心境平靜,但年隔多年後,今天再提起,兩小妹子還是雙眼通紅。



新歌《沒有東西送給你》 只有我共你
「陪伴」兩個字,在整個訪談過程中出現不下數十次,相信是她們二人離開公司後最深的體會。雷同二友推出新歌《沒有東西送給你》,想說的也正是陪伴的重要。芊蕾:「靈感來自一本繪本,叫《沒有東西送給你》⋯⋯」說到這裏,姐姐忍不住開始插話:「故事講有一隻小貓和小狗想送對方禮物,卻因對方甚麼都不缺了,所以找遍整個城市都找不到對方需要的東西。最後發現對方要的其實很簡單,是陪伴。」的而且確,我們城市人,在物質上可能真的甚麼都不缺了,就只缺了要跟所愛、所重視的人,平安快樂地在一起。
繪本《沒有東西送給你》

歌曲MV中,首次用了由芊蕾主理的插畫,她發揮無窮創意,希望大家聽着時會有種夢幻的感覺。她為MV創作了兩個角色「牙威」與「燉檸檬」,又把雷同二友兩姊妹放入動畫中,再把一切景物變成小動物的模樣,充滿童趣又可愛。她說:「不知大家會否看得明白這故事當中的玄機,而我們加入其中其實又有些意義。再者,現實世界大家壓力都太大了,現實生活不如你想像中美好,必須靠音樂去調節氛圍,生活才會容易一點。所以我想用色彩繽紛的世界和音樂,送大家一點正能量,這也算是一種陪伴啊!」

如果再來一次,仍會是雷同二友嗎?
近年她們離開公司獨立發展,一切原本有處理的問題都要自己著手去做,是個大挑戰。「如何維持生計、維持作品推出的速度,這都變成我們要自己處理的事,就連包裝貨品,也要自己去做。」芊彤坦言,因為沒有資源,不知道該怎樣找別人幫忙,曾經很不知所措。「但我去年想通了,就是如果有一個信息你很想表達,就要跟其他人分享。如果大家都有同樣願景,就會一起去完成!我就是帶着這信念做完這首歌!我們希望大家仔細看完整個鳴謝名單,少了他們任何一個都不可能完成這件事,所以整個團隊我都很感激。」除了感激每一個拍膊頭幫忙的朋友,芊蕾也說:「如果得一個人,自己包裝貨品都要很長時間,幸好我們是兩個人,多一個人幫忙,至少經營起來沒那樣難。」

她們都說自成為組合以來,二人感情變得愈來愈好,但當然都會有吵架的時候,芊彤更直說吵起架來可以很嚴重,可以很可怕。不過,此時她忽然望着妹妹,雙手放在對方膝上,說:「雖然一開始成為組合時,有點像我隨便在下格床拉你過來。但如果再來一次。我相信我都會再揀你一次,因為有人陪伴真的很不一樣,兩個人一起的火花可以很強大,所以我們會繼續一起走!」說罷,芊蕾點頭,一聲:「嗯,你揀我,明了。」然後又是一片嬉笑聲⋯⋯ 正如她們《沒有東西送給你》的歌詞中所說:
/你該有的都有,甚麼也不缺。送上我小小的心意「沒有東西」,只有我共你/
雷同二友,或者就是個活生生「有你就好」的好例子。

細聽雷同二友的心意
芊蕾:「如果要為大家選一首開心歌,我會想起《路徑》。歌詞或曲風聽來不算輕快,但講的都是近兩年來大家的心情,大家從中或會得到安慰。」

/人海中拼命呼喊 有誰會聽聽
渴望找到指引絕望裡逃命
落魄的心 彷若大海浮瓶 飄泊不定
只盼望天會清 找到歸家的路徑/

芊彤:「寫時聽見很多人想移民,想離開長大的地方,但我們心裏都知道,其實大家內心都恐懼和擔憂。這首歌就是想記下這種心情,讓大家感到自己並不孤單。」願她們繼續保持童心,由心出發,堅持以歌記事記情,在往後日子成為大家的「音樂醫生」。

場地:Nutshell

>



Tags: milk magazine milk channel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