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節奏急促的社會,一秒看來作用不大,好像改變不了甚麼,然而在運動場上,恆久以來大家都在一秒之間競賽,為了突破一分半秒而努力,因此,對拳擊意志有種浪漫沉迷的趙善恆,就憑這「一秒」概念,成就了首次個人執導作品《一秒拳王》,將一秒預知能力賦予拳手,讓他在擂台上發揮一秒的力量,並透過電影讓大家明白生命就是一秒一秒累積而來,每個一秒同樣重要,每個一秒間的決定就改變了我們的人生。

打不死的意志
憑著之前與甄柏榮聯合執導《救殭清道夫》的經驗,今次趙善恆(恆仔)獨挑大樑,執導以拳擊運動為題的《一秒拳王》,確是向高難度挑戰,因為他既是導演,亦是故事原創人,甚至還出演戲中重要角色,然而一人分飾多角並沒有讓他感到吃力,倒是激發了其強大意志。相比起聯合導演,一人執導要顧及的更多更廣,加上這是講究動作設計和速度的拳擊題材,所以令電影的前期準備工作更為龐大,從構思至資料搜集,再到編創與試拍動作鏡頭,每個環節都看到恆仔的身影與心思,這正好體現了他所說拳擊獨有的意志,「我想拍拳擊的原因就是想拍當中的意志,它最後想說的『你還可不可以站在擂台上被人打,你還可以嗎?』,只要一天站在這裡、還在玩,仍未輸,我就是想拍出這種意志。」為了更能掌握這種精神,恆仔更率先學拳,並跟編劇一起看拳賽和訪問,務求更精準地拿捏箇中精髓。雖然學拳只為拍戲,但其訓練亦是一絲不苟,「在開拍前,武術指導帶著我們一班演員作地獄式訓練,每天六小時打拳、招式、步法,就像訓練真正的拳手般。十分慶幸和感恩的是大家也很投入練習,讓我們由本來的一張拳擊白紙,變成銀幕上像樣的職業拳手。」

忘我的電影精神
為了更精準地拍出想要的畫面,原來每個動作場面在正式拍攝前,早易經過多次排練和試拍,恆仔道:「其實每場打戲都會先綵排多次和先拍片並剪好,而這也是最難忘的片段,因為大家會在辦公室用盡所有方法模擬拍攝現場,例如大家要拖著手扮擂台的繩角,又或在酒吧打鬥一場的扮大門;有時在這邊做拳證,有時又在那邊扮觀眾,可見大家也很投入。」正是這種忘我的精神,讓大家也融進了每個角色,即使受傷了還是像個拳手般繼續下去。「周國賢在其中一次試位時就被對手不小心傷了眼角,他到醫院去縫了八針又再回來繼續,後來我們也決定將受傷這一幕放到故事決賽的一場戲中。」拍得拼搏的周國賢除了在戲中演活了從潦倒到熱血的爸爸外,在拍畢電影也跟恆仔一同創作了電影主題曲《時間的初衷》,將電影中所說「每一秒每一個決定都能創出一個平行時空」的理念以音樂帶出,兩者配合令電影訊息更完整、圓滿,從而啟發大家對一秒的想像,不再看輕一秒的力量。

Tags: 藝術文化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