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陣子,我們聊過紅磡的前世今生。
一年半前,在紅磡最古老的蕪湖街,幾個旅遊博客開了間台式精品咖啡店,賣手造蛋糕和精品咖啡。小舖還會舉辦社區影展、畫展或音樂會,展現出不一樣的紅磡。

老闆ANDY曾在台灣學煮咖啡三年,回港後,想把台式咖啡店的感覺帶來這裡。「你看他們沖每杯咖啡都很認真很專注,上一秒雙眼像在發射死光,下一秒卻跟客人閒話家常。感覺上是,一個很職人精神的那種文化。」店名「鳥山。商號」的「鳥山」,就是把寶島的「島」拆開之意。

其實紅磡一直只有連鎖式咖啡店。或許有些小餐廳有特色咖啡,但感覺上都是連餐飲要追「轉流」,不預計你坐很久的餐廳。產品經理BRIAN在吧枱上開視像會議:「台灣感覺,ANDY囉。我以前常去了港島區工作,不多在紅磡逗留,現在常留在店裡工作,常會閒聊哪裡的海南雞好吃,好像大家認識了很久一樣。」街坊璇是自由工作者,幾乎坐盡港九咖啡店找地方工作,喜歡這裡的溫柔,現在天天來,角落擺了她送給小店的花瓶及花,成了她的專屬空間。喜歡這裡的溫柔和自由,「以前他們會把長椅子放在門口,走累了的街坊會在門口休息聊天。對面糖水店的叔叔現在休業了,就跑來學沖咖啡,還帶他試製的新口味豆腐花給我們試味。街坊情好有趣。」她試過通宵工作幾天,咖啡師見「情況嚴重」,特調了兩杯溫柔但醒神的手沖咖啡給她,讓她捱到工作尾聲,卻只收她普通咖啡的價錢。:「不是每間咖啡店都那麼慷慨,不計較每張單回本多少的。」

咖啡店約在一年半前落戶蕪湖街,計劃跟鄰近小店多做CROSSOVER,以文化活動融入社區。

ANDY曾在台灣學了三年沖咖啡,回港後希望開間親切的有台式職人風味的咖啡店。

說穿了只是因為他喜歡跟人輕鬆聊天,年半時間儲了一批要找地方工作的Slash常客。

SLASH璇幾乎每天都來店裡工作。有次通宵工作了幾天,靠特調咖啡捱過死線。

最近推出黑糖冬瓜茶拿鐵($65),用的是台灣手炒冬瓜,一次要炒十二小時。

小店的榻榻米小台階,有時會變成舞台讓樂手表演。

ANDY索性搬到紅磡住,晚上在天台跟朋友喝酒聊天,享受寧靜空間。

都說這是紅磡首間精品CAFE,混合在滷味舖、水果店或拉麵舖中間,格格不入到阿公阿婆會好奇偷看。原來ANDY小時候常跟在九廣鐵路維修部工作的爸爸上班,到處都是他跟爸爸食飯買東西的影子,感覺自己像半個街坊。他還搬到區內住,發現這裡有香港別區沒有的悠閒;沒有天橋,大家都在老店前遊走,點頭問候打招呼,這一秒遇上街坊B,可能十分鐘後會在另一個街角再遇,晚上有很多小食店選擇,「連價錢都是台灣風格的(如六蚊一碗豆腐)!周圍有很多廟,寶其利街有攔路的福德廟。忙碌中有人在上香拜神。台灣也是這樣。」今日社交都搬到網上,人人彷彿獨立生活。然而生活中牽動的回憶與熟悉感,與街坊的純粹互動,如封閉生活中一點透氣位,起了點淨化作用。

不過咖啡店對更新中的老區始終是項新事物,「我是希望帶一點新事物進來,用時間等他們和社區一起成長。」試甚麼呢?他找了舖頭對面名人滷水飯堂生記滷味,第二代老闆CHRIS做CROSSOVER。二人仍在試驗階段,台南的乾拌麵加擔仔醬,麵質偏鹹淡,配口味偏濃的滷味,「鵝的味道較鮮甜,平時常配潮州粥或者白飯,配麵的話就未試過。」成品仍在試作中,出品將在咖啡店出售,想一嚐這紅磡新口味就要留意其IG公佈了。

第二代老闆CHRIS較ANDY年長一歲,說要幫助年輕人實踐理想。

台南乾拌麵×潮式滷水鵝拌擔仔醬。試驗中,價錢未定,不日推出。

在英國讀工商管理的他,畢業後兩星期就回到店裡幫忙,繼承爸爸的心血。

CHRIS在英國唸工商管理,當年曾想畢業後做「空少」,遇上姐姐懷孕退下來,結果畢業後兩星期,已在舖裡幫忙至今。人生總有想做想試的事,捱過了空檔期,都可以出去闖蕩幾年才回來繼承家業。CHRIS:「 我們潮州男人是較傳統的。不過始終有屋企責任,相信人人都會幫忙吧,唔係㗎咩?(記者攝影師都搖頭)。喔,爸爸都說過沒人幫忙,大可結束舖頭,但我覺得他並不是這樣想。」

生記搬過幾次舖,搬來搬去仍在紅磡。CHRIS從小就在紅磡的空地,跟街坊朋友玩爆旋陀螺,玩比卡超遊戲卡長大,玩到舖頭收工時就跑回舖去。街坊舖仔的老闆都會「目送」他,有些街坊甚至跟他走一小段路送他回舖,順道買滷味回家。而他家有甚麼家庭聚會,都在舖裡進行,他笑說:「 舖頭基本上就是我的家,家裡反而只是一張床。我第一隻『爆旋陀螺』都是在紅磡買的,我不會想離開這裡。」

除了跟老店CROSSOVER,咖啡店的另一合辦人Sally是個文字工作者,很早以前已常逛舊社區,記錄下老香港的生活故事。現在則在小店裡辦影展畫展或文化講座,最近聊起想以不同街道特色弄掛耳包(DRIP BAG)。她和插畫家慧惠,都用文字及繪畫,記錄社區老店老風景的轉變。她們都覺得:「 我自己定位自己是個紀錄者,所有事物都有完結的時候,重點是如何記錄然後如何將之傳承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喜歡舊唐樓樓底高,窗戶也多,少用冷氣的日子通風也沒問題。

老唐樓的鐵窗花,見證了當年的人追求實用又精緻的生活。

由學生時代起她已愛跑上天台,由不同角度看同一個社區,覺得像在香港旅行。

五十年代舊唐樓流行用混色製作的水泥磚。水泥磚越踩顏色越柔和,也不會褪色。

慧惠近幾年都不停用畫筆記錄香港的特色風景。

2019年紅磡碼頭巴士總站搬遷了,巴士站變了空地,成為街坊小朋友風馳電制踩單車的地方。

◎MillMILK轉載

Tags: millmilk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