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哥哥朴贊郁以《JSA安全地帶》、由《親切的金子》作結的復仇三部曲、《STOKER》、《下女的誘惑》等執導電影呈現暗黑國度,另一邊廂弟弟則以藝術家的身份去訴說自己所思所想,最近後者便在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MMCA首爾館從其藝術視角揭露現實的殘酷。
相信不太接觸韓國藝術的一眾只認知其哥哥,事實上其弟在藝術界亦大有名氣:先後在韓美兩地攻讀繪畫學士及攝影碩士,畢業後投身於藝術評論並多次參加國際展覽活動,2014年更曾擔任藝術雙年展「MEDIA CITY SEOUL」的藝術總監。回說1997年他的首個個展「BLACK BOX: MEMORY OF THE COLD WAR IMAGES」便不諱言探究冷戰跟韓國分裂等嚴肅命題,隨後所帶來的作品也非容易入口的路線,這次當然亦一樣。雖則空間沒有刻意營造昏暗的調子,可是作品背後的概念卻沈重得叫人喘不過氣來。



踏入展場是名為《SMALL MUSEUM OF ART》的作品,淨白走廊的兩面牆身貼有關於藝術歷史的資料——廿二張圖片加一張油畫真跡,旁附有朴贊郁親筆寫下的描述。他嘗試以策展人的角度讓大家反思藝術的價值,思考如此有規模的美術館出現以前人們是如何去經驗藝術。這種展示形式或多或少讓人聯想起他早年在倫敦舉行的個展「PA-GYONG: LAST SUTRA RECITATION」, 不過這次加上中空的窗口讓大家連起眼前的圖片跟透視的現場畫面,使整個體驗更為立體完整。



序曲讓大家有意識地經驗看展覽這回事,接下來看到的是兩個大熒幕:一邊放映他攝於2000年的寫真作品《SETS》,一邊是核事故後的福島寫真《FUKUSHIMA, AUTORADIOGRAPHY》,承載著不同意義的空城。日本跟韓國,十六塊刻印了不同波浪紋理的水泥板《WATER MARK》或讓你想起日本庭園枯山水,而對韓國人來說則很自然地想起2014年的世越號沉沒事故。災難,是連起了兩組作品的關鍵詞。另一邊廂,福島寫真跟五十五分鐘的黑白負片影像作品《BELATED BOSAL》亦連上了,由佛教延伸至死亡跟相聚的意義。

隨之粉綠空間內的畫作跟裝置,更深入探究箇中關係。作結的是一個純白空間,兩邊牆身貼上德國戲劇家兼詩人BERTOLT BRECHT的一番話:「HOW CAN IT BE DRAWN AWAY FROM THIS INTELLECTUAL NARCOTICS-TRAFFIC AND BE CHANGED FROM A PLACE OF ILLUSION TO A PLACE OF PRACTICAL EXPERIENCE?」,中央位置放著一個反照展覽空間的建築模型。「來到最後,你會想起剛剛經歷過甚麼、究竟是怎樣走過來的。」展覽命題GATHERING:人們在美術館內相聚,於朴贊郁而言這裡更可以成為一個「希望之地」。



GATHERING
日期:即日起至2020年2月23日(星期日)
時間:星期一至四及日10:00至18:00;星期五及六10:00至21:00
地點:MMCA SEOUL——韓國首爾市鐘路區三清路30
查詢:www.mmca.go.kr

Tags: 韓國 朴贊慶 文化展覽 mmca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