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20日,YOUTUBE頻道「拾陸比玖」推出了一連六集的網劇《演員的自我收養》,由柯煒林(WILL)、周祉君(AARON)、郭爾君(ALMA)、馮海銳(YOYO)及陳海寧(ISABELLA)等演員主演。你或許對這些名字沒甚麼印象,但在此實在也不敢形容他們為「新演員」,借用WILL的話解釋:「我們一直在電影圈和戲劇界努力,像YOYO多年來演過很多舞台劇、AARON在大大小小的電影、電視劇和廣告等也有角色,只是大家還未記得。」五位演員年齡、背景和經驗都截然不同,之所以走在一起做喜歡的事,原因很單純,就如頻道簡介也寫道:「我們都是睇戲長大的。WE GO TO SCHOOL BY CINEMA。」

左起:柯煒林(WILL)、郭爾君(ALMA)、陳海寧(ISABELLA)、馮海銳(YOYO)、周祉君(AARON),還有背對鏡頭的是其中一位導演IVAN,旁邊的畫像正是他的樣子。他們都熱愛電影,憑着一股熱誠與幹勁,組成了「拾陸比玖」。

疫情下被導演選中 按各人特質寫劇本
對於加入「拾陸比玖」,他們不約而同笑說是「始料不及」。WILL表示導演曾在外國留學,一直想在香港試拍題材特別、形式不一樣的影片,於是就開始物色班底。「我們五個人當中,有些曾跟他合作,也有未合作過但他喜歡的,共同點是大家都愛電影,特別是入戲院看戲。坦白講,起初我也有猶疑,畢竟網絡世界與電影銀幕太不同了。」眾人也同意他所講,YOUTUBE與平日拍劇、拍電影或做舞台劇都不一樣,他續解釋:「在電影裏,演員要把『自己』收起,變成另一個人,才能說服觀眾你是那個角色,但在YOUTUBE片中卻是相反。你要把自己的個性和特點放大,才能吸引觀眾,而導演也按我們各人的個性和經歷等塑造角色,令劇集更能達到理想效果。」後來他決定加入「拾陸比玖」,是因為他相信透過拍片可讓觀眾留意自己,更可藉此向大家推介電影,於是除了參演《演員的自我收養》,他還有自己的節目《電影街童》,走到街頭與觀眾面對面交流,討論電影。

WILL喜歡聽到觀眾的意見,因此在「拾陸比玖」團隊的協作下,做了《電影街童》,到不同戲院門外做訪問。

入行最耐的AARON認同WILL的講法,同時直認拍YOUTUBE片還令他衝出了COMFORT ZONE。「當初導演邀請我,我還以為他講笑,我只懂演戲,不懂創作,從沒想過要做YOUTUBER,試問又有誰會想到把我與網絡世界拉上關係?但我同意,既然疫情令電影業停頓了,現在有人主動給我機會,我不捉緊豈不是認輸了嗎?事實上,我在YOUTUBE片中也是個演員,在做好自己演員的本份。」與AARON一樣,ALMA和YOYO也承認YOUTUBE是個全新世界,「疫情令拍好的電影無法上映、排好的舞台劇不能公演,但YOUTUBE正是個讓大家可隨時看戲的方法,我覺得這可能是個新出路,而且我們每個人也因應各自的喜好製作自己的節目。」例如:喜歡下廚的YOYO有《開CREW飯》、鍾情奇情片的AARON有《暗格》等,在幕後班底的推動下,他們都可大膽創新。

YOYO在個人節目《開CREW飯》中盡顯廚藝,讓她獲得「好家嫂」稱號,連其他演員也直呼她為家嫂。

AARON的《暗格》第一集主題是「放榜」,不少網民留言直說真的被嚇到,更有DSE學生表示半夜看完睡不著。

提到入行多年後在網上終於有個人節目,AARON忽然眼泛淚光:「這班人愛電影、願意嘗試,又互相支持,每次我質疑自己時,他們都會說:『做啦,得㗎喇』。要不是有他們推動,大概我一世也不可能把腦中想拍的情節拍出來,所以我更要努力做好,不能辜負大家。」的而且確,他們每次都是各自完成工作後趕過來,試過連踩十多小時,但誰也沒有怨言,只想做好作品。以YOYO的講法總結:「從創作到前期、排戲、拍攝等,我們都會提出意見,台前幕後一起傾談,導演又會按大家的特質豐富角色,令作品更能打動大家,這都讓我們很感恩。」

電影已死?留下來因為愛?
看WILL的《電影街童》,有一集他問路人有沒有看過《演員的自我收養》,最喜歡當中甚麼情節⋯⋯其中一位回答說很少看到香港網劇會以外國片的方式呈現,很新鮮、引人入勝。WILL大笑:「那是因為我們無BUDGET啊!」他解釋指導演很早已提過要參考美國著名導演WES ANDERSON的拍攝手法,令作品帶點奇幻、冷調,又有點黑色幽默,但最主要原因其實是由於BUDGET和工作人員皆有限,在盡可能壓低成本的情況下,他們要這樣豐富畫面並縮短拍攝時間,同時保持作品質素不失禮。「我們主要演員有五人,幕後班底也只得五至八人⋯⋯」此時YOYO插話:「我們只有一個拍片的、一個打燈的,有時拍片打燈是同一人!但有觀眾留意到我們在後面繼續演戲,證明有努力大家一定會看得到!」



話雖如此,但正如網劇名字所言,在香港做演員要養活自己,似乎是行內每個人都要面對的難題?ALMA想了想,說:「我覺得做演員養活自己真的是成就,尤其現在有人甚至形容電影已死。」WILL大爆ALMA曾用廿二元買了一大包蝦子麵,吃了足足一個月,直說每個演員或電影人都一定經歷過黑暗時期。「我們正面對從來未面對過的情況,留下來的人一點不簡單!我常說,環境艱難但仍堅持去做的人,一定很愛,不夠愛的話,你早就走了!」大家都大力點頭,ALMA更表示認識至少十個演員早就捱不住,轉行了,「所以大家都要尋找新方向、新可能性去改變現狀,仍留在行內的人大概都知辛苦,大家都在苦中作樂。」

《演員的自我收養》的大結局裏,有一段接近三分鐘,只得AARON一人坐在畫面中央的獨白,感動了很多觀眾。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我嚟係勸大家唔好做演員嘅,哈,其實我唔講,你知唔知我係演員嚟㗎?有好多人做足一世,夠好彩嘅話你咪會做到影帝⋯⋯側邊嗰個囉。」說完,戲中的他強忍淚水,冷笑了一下。AARON坦言那是導演設計好的獨白,他只是按劇本去演。(但不是說導演按各人的特質寫劇本嗎?)他說:「如果你真的好想做演員,我一句叫你不要做,你就不做嗎?哪有可能!」

大結局裏AARON的獨白道出了演員辛酸,不少觀眾留言說重覆看了幾次,感動落淚。

問AARON到底愛不愛做演員,他沉默了一會,說:「我心裏常跟自己拉鋸,一方面好愛演戲,但又不能太愛,因為我怕會有惰性,我要不斷反思自己有何不夠好才會有進步。可是,演員作為一個職業,我好愛!愛到⋯⋯我根本沒考慮過其他可能性,至於能否收養自己,我會想盡辦法,讓自己明天、後天、以後,都能繼續留在這一行。」ALMA想法與AARON相似,她說:「其實甚麼叫『鍾意』?我讀書時很多老師會反覆問我們這問題,因為演戲是好難好難的藝術,不是一句『鍾意』就足夠。你要努力去鑽研、去改進,演員是一個修練過程。自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也不知何時會終結,只管盡力走下去吧。」

YOYO則形容演戲是追求「創作高潮」的過程。「演好一個角色,你會覺得好正啊!然後下次又會想做得更好!寫了一個好劇本,你又會覺得不得了,下一個會更加精彩!這種停不了的快感令你一世逃離不了。」WILL說:「每個人做演員,辛苦但仍堅持,因為一定經歷過那個MOMENT。就是有一次突然之間,噠的一聲,你發現『我鍾意咗呀』,然後就回不去了,你會像AARON一樣想盡一切辦法繼續做。」

向香港觀眾說一句⋯⋯
ALMA:「沒有了,我當初選擇演戲,就是因為我覺得『演』比『講』更能表達內心感受。我想過向大家說『畀機會大家,畀機會我哋』,但還是沒勇氣。」
WILL:「我會說,大家不如看看我們的演出,不論是甚麼評語也可隨便告訴我們。」
AARON:「我想,直接說『唔好走,等我做畀你睇!』」說罷,四人大笑。



的而且確,回想近年香港電影發展其實生色不少,像WILL有份參演的2014年《點五步》、《哪一天我們會飛》等,同期有許多年輕演員出道,如岑珈其、游學修、吳肇軒、蘇麗珊、林耀聲、胡子彤、談善言,還有較近期讓大家眼前一亮的顧定軒、鍾雪瑩等,他們每一位都在演員跑道上不斷努力。與其無止境地追憶舊時美好、把「電影已死」掛在口邊,不如多點留意眼前的每一位台前幕後,畀次機會吧!



拾陸比玖
YOUTUBE:https://youtube.com/channel/16by9
INSTAGRAM:https://instagram.com/16by9.hk
現時「拾陸比玖」每周推出兩部影片,未來將製作更多不同類型的MINI SERIES,大家拭目以待吧!

演員
柯煒林:https://www.instagram.com/willallwailam
周祉君:https://www.instagram.com/siumong
馮海銳:https://www.instagram.com/yoyofunghoiyui
郭爾君:https://www.instagram.com/alma.meow
陳海寧:https://www.instagram.com/isabellaaaaa



CREDIT
WILL
MAKEUP:KINEKS HO@LING CHAN MAKEUP
HAIR:OSCAR NGAN@II ALCHEMY HAIR
OUTFIT:LEVI’S

AARON
MAKEUP:WASABI CHEUNG
HAIR:LARRY HO@AVEDA ILCOLPO
OUTFIT:O.N.S CLOTHING

YOYO
HAIR:VERON CHAN

ALMA
STYLING:ATHENAEUM(M.)
HAIR:VERON CHAN




Tags: milk magazine milk channel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