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宇的《Anyone but Jason》專輯中,八首作品至今已有六首被派台,除了上榜歌曲突破了其過往專輯的紀錄外,專輯中的作品主題與風格也突破了他的框框,每首歌曲各有風格,並記載了社會上不同人的故事,較過往多從Jason個人出發的作品,令人更易產生共鳴,即使宣傳期長、派台歌多,仍然為樂迷帶來新鮮感。


《Anyone but Jason》專輯中,除了《爸爸的禮物》在心態上較近於刻下的Jason外,其他的題材都跟真實的Jason有點距離。由《金草莓》、《七折》這些慘情歌,到上班族辦公室文化的《化出個文化》、流浪漢心態的《橋下十三郎》、交通收費亭工作的《最後一個收費亭》等等,每首歌都抽出我們在生活上常見元素,由Jason投入角色代為發聲。雖然是別人的故事,但Jason並未覺得太難拿捏,「不同心態不會特別難拿捏,反之因為不同曲種所以更易掌握,因為歌曲本身已有一定的曲式帶領演繹。」因此在這張每首作品從曲式到內容都各有風格的專輯中,Jason的演繹反而更見彈性和豐富,少了因內容重複而帶來的煩惱。

就如最近派台的《橋下十三郎》,歌中道出流浪漢的心態,在Jason的演繹下成了瀟灑自在、自得其樂的生活模式,然而在朱凱豪所創作的旋律中,淒冷沉鬱的結他節奏則反襯了無家者的點點蒼涼,可算是Jason多年來的一個小突破作品。Jason更認為,雖然自己在生活上與歌中角色有距離,但心態上卻有不少共鳴,「我覺得感覺並沒有很遠,這視乎你的生活狀態如何、思想如何,不同的生活環境下,也可以有同一種想法。因此情感的層面是近的,而我也認同那種生活態度。」反之對擁有幸福家庭的他來說,要演繹被嫌棄的《金草莓》與怕受傷的《七折》,便相對地充滿難度了。

雖然如此,Jason還是十分樂意挑戰各種難度,因為他也不希望作品總是圍繞著自己,總需一點刺激來跳出框架。因此即使由他創作的作品,他也不會限制填詞人的創作,他說:「每首歌也是由作曲、填詞、監製與歌手四個範疇合作而成的藝術品,每個環節都有創作成份,我很少因為自己負責作曲而希望得到怎樣的詞,因為這也是一種限制,我希望大家也有足夠空間發揮創意。」所以大家現在聽到由他作曲的《本能寺》,故事也由原來他幻想女兒中學畢業對同學的不捨,變成了現在林寶筆下,借愛情來說活在當下,盡力無悔的信念。

未來半年,Jason將會繼續其挑戰自己的信念,不但積極準備新的專輯,更會為延至明年初舉行的劇場演出進行訓練,據知這次演出無論是形式與演繹,除了突破了陳柏宇過去的作品外,同時也會突破香港觀眾的體驗,大家也一同期待吧!

Tags: 陳柏宇 music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