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莎士比亞最後一齣以個人名義發表的劇作,《暴風雨》有集莎翁前作之大成的特點,既在技巧上達至顛峰,也圓滿了其他莎劇作品中的遺憾,讓大家能透過一劇感受到莎士比亞戲劇作品的特色與強大宇宙性,無論放諸何時何地,也能讓觀眾產生共鳴。經歷了幾個世紀的《暴風雨》,來到2020年的香港,在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手上,又會呈現怎樣的色彩?且聽聽導演陳恆輝的闡釋,讓大家在入場欣賞前率先預覽。若仍未買票的話,可趁著近日劇場座位放寬的加座與加場機會,趕上最後入場門券,一同重塑廿一世紀的莎劇印象。

重塑莎劇印象
相信本地劇場愛好者對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作品不會陌生,即使未有全部欣賞過,也知道劇團向以前衛、先鋒、另類見稱,經常為觀眾帶來視覺與思考的衝擊。當傳統經典落到他們之手,又會是怎樣的一片風景?導演陳恆輝即表示,這既為觀眾呈現莎翁的精神,也滲透了其想法與視野,為大家展現前所未有的一場《暴風雨》。他說:「這劇沒有特定年代和地點,任何年代與地方也可以,因為重點在於人性,所以是頗具跨越性的。」在這次改編中,導演為原著劇本內沒有提到之處加入不少補白,注入新鮮元素,除展現劇團的特色之外,也重塑屬於廿一世紀的莎劇印象,讓更多人能認識莎劇的特點與可愛處。導演表示:「我跟演員在正式排練前,對劇本未有提到的部份作出一討論,如究竟故事中的小島存在多少精靈呢?接著演員便各自創作了一隻精靈角色,並安排在每場演出前的十五分鐘開始登場,讓觀眾在入場時、開場前便對此劇的內容有初步的認識。」觀眾們記緊屆時提早入場欣賞這有趣的引子了。

善惡的廿一世紀定義
除此之外,是次演出的引子部份,還加入了對「愛與寬恕」的闡釋,藉著主角帕斯布娜閱讀經典的過程,為大家提出關於愛與寬恕的思考,為進入正劇的探索作好準備。導演指出:「所謂的寬恕與懲罰,從不同年代看都有不同的理解,現在我們對人有多點理解,開始多了批判,甚至是不信任,甚至是仔細看看劇中主角,看來是寬恕了仇人,並將女兒嫁給仇人之子,其實也是個很有計算的人。反照今天現代人何不也是每一步也充滿計算?正好反映了善與惡其實是充滿辯證味道,何謂真正的善或惡呢?這就是莎士比亞真正厲害之處,大家既可簡單地視之為喜劇,但同時也可深層反思。」在這個難為善惡定分界的時代裡,又怎樣才算是真正的寬恕?這些都是導演希望藉著劇場帶出的提問。

值得一提的是,是次改編中還將原本的米蘭公爵由男性轉為女性,藉著這微妙的改動,帶來有別於原著男角的溫和演繹,導演指出:「我們認為從女性角度出發的話,將會為故事帶來更多可能性,因為女性面對同樣的事情時,處理上可能會更狠、更果斷,情節將有更大的起落變化。」加上演員會一如劇團的傳統,出場時化上白臉妝,呈現異化色彩,讓觀眾界乎於莎劇與前衛劇場之間,相信能引發不同的感受。此外,劇末處理也有別於原著版本,其跳出原著框框,鋪下伏線的處理,無論是莎劇迷或入門者,都能從中得到與別不同的感受,正好體現莎劇跨越時空的活力。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暴風雨》“The Tempest”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時間:13-14/11/2020 19:30、15/11/2020 14:30
【加場】 14/11/2020 14:30

Tags: 藝術文化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劇場 milk magazine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