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
17.12.2015

何韻詩 用意志成就舞台

對今年八月《十八種香港》的啟動,當時何韻詩形容為發生得極其自然,對的時機遇到對的事。相隔數月,游走香港多處後的感覺比前更加強烈,意志不枯也不散,來到麥花臣她從未踏足過的舞台,阿詩說像建立一個新基地,再次播種的心情繼續澎湃。被喻為《十八種香港》的尾站?阿詩沒有一個肯定答案,「不能說成完結,這種精神會繼續滾動下去。」至少給筆者看到,遇強越強,這就是何韻詩,當下的香港精神。

理清自己
阿詩說,麥花臣是她首次踏足的新場地,未知底細但夠親近,她想到用「CAMP」作為熱哄賣點,藉此拉近與樂迷的距離,「那必須追溯八月伊館開始,當時香港經歷了很多變化,那包括我的團隊在內,都有很多想發表的說話,不吐不快。我們已表明自己的立場,就如那場騷的結尾,我就站在獅子山上位置,心中的理念首先要對得起自己,也是ROUND UP整個騷的中心思想,兼且留下伏線:時代和自己。」游走香港之後,阿詩也說原來比想像中困難,也是時候把集中點由大時代放回自身,「這個年代的我們很容易被擾亂,也很容易走進極端的狀態,我不是叫人處處溫和,但當只有黑和白,敵我太分明時,處境陷入死胡同,會變得非常危險。」有沒有嘗試以局外人心態去觀看事情?「自從雨傘過後,我第一件事是和與我意見分歧的人傾談,當然是用平常心去了解大家的想法,去理解為何他們有相反的論點,原來當大家只願看自己想看的東西時,這個世界看似好闊大,其實愈來愈收窄。最近,我經常看別人放上YOUTUBE的片,某些短片可以有過千萬點擊率,但你是從來未看過的,它們已建立自己固定的收看粉絲,形成有不同的小圈子出現,原來大家都只顧圍繞著自己的圈子滾動,根本就像沒有全面性的世界觀,眼裡就只有自己想看到的世界,也以為自己眼內的世界就是全部。正如一直和我持相反觀點的朋友,也是同一個道理。所以,我要學懂抽離,要理性地去分析,但我知這是很困難。」面對社會分離,阿詩認為關鍵在於市民已對社會缺乏信任,縮影在朋友圈中亦如是,人與人的關係變得面目模糊。

尋找快樂
就是因為社會崩緊,追求快樂亦成為奢侈品,阿詩也是尋求快樂者之一,「我努力在這個地方找這個平衡點,所以今次的演唱會雖然在室內,但想有野外的愉快感覺。其實當人去到野外,才真正找回自己,我不是主張逃避,而是去面對真正的快樂。我不知大家有幾耐沒去過野外,當大家真正脫離日常的生活模式回歸自然,那才是頭腦最清晰的時候。」自從練氣功之後,阿詩磨練自己的定力,學習抽離,感受自己,找到最基本的快樂。「我練氣功已有三年,內心的改變令我放下很多自我,看事物的角度變得不一樣。我記得在練氣功的早期,老師教我不要將負面氣場留在心裡,它會成為你的一個阻力。老師說:其實你何不去接受它呢,不要只想盡辦法去消除它,反而應該勇敢去面對,甚至與它共存。這樣你的修為會成就你的未來。在修練中,我最大的得益是學懂不強求,因應一些變化而令自己作出一些改動,正如李小龍那個水的哲學,用BE WATER來作比喻,水會因不同環境而作出變化,但它其實都依然是一杯水,我會用GO WITH THE FLOW來形容。」完成12月《十八種香港》的演出之後,阿詩希望做的一件事:「我很想建立一個平台,一個類似《十八種香港》的那種音樂精神,我看到很多好有熱誠的音樂人,他們一開始是很有幹勁,但因為一些阻力而心灰意冷,我也感受過他們的無奈,這個地方也實在太令人氣餒。我好理解為何不少人不願意花心思在這個地方,正如當年我做第一張國語專輯《TEN DAYS IN THE MADHOUSE》,任憑我幾用心去做都好,我想透過音樂去表達什麼都好,這個地方肯接收的人又有幾多?」

《18種香港 HOCC REIMAGINE LIVE IN MACPHERSON WOODS》
日期:12月25-27日
時間:8:15PM (12月27日加開3PM一場)
地點:旺角麥花臣場館
票價:HK580(CAMPER'S ZONE)、HK420(MOUNTAIN ZONE)
*加場門票已於12月15日開售

  PHOTOS / VIDEOS
何韻詩 用意志成就舞台
何韻詩 用意志成就舞台